又有兩個瑪麗跟左過黎。
我帶左王一齊走,無同佢地正面交鋒。
同卡珊德拉失散左,唔知佢有無事。
比起佢,我更應該擔心自己。
我黎到一個實驗室。
四圍都係一D實驗用既大型水箱?定唔知叫咩。
總之就係科幻電影成日見到既果D水箱試管,入面裝住個人果D。

全部都係瑪麗。
果兩個瑪麗見到無數既自己,仲未有生命既自己。


佢地居然無咩反應,只係好平常咁繼續攻擊。
呢一幕對佢地黎講已經係習已為常。

「點解要阻礙我地?」瑪麗問。

兩個人同時攻擊。
我以雙鉗同時空手入白刃佢地既劍。
然後,再用尾部攻擊。

殺死一個瑪麗唔係一件難事。


但係殺死佢地真係非常之難。

好沉重。

「點解你地仲要去繼續幫佢?」
我開口問。

「因為我鐘意佢……正確黎講係瑪麗本人鐘意佢,瑪麗係佢既妻子,作為瑪麗既複制人,我絕對有義務要咁做。」
「你呢?咁你自己呢?」
「瑪麗既意志就係我既意志。雖然靈魂唔同,但係我就係瑪麗本人。」


「你自己就係瑪麗本人,點解仲要繼續復活落去!一旦復活成功,姐係否定緊你既存在!點解唔可以好好咁作為瑪麗,同佢生活落去。」
「因為我係瑪麗既選擇,唔希望見到弗蘭肯斯坦咁傷心。」

呀。
明明唔想殺佢地。
最尾都係殺左。

「暗影長槍」
呀。
我中左攻擊。
係弗蘭。
佢追左上黎,攻擊我。
好痛,受左好重既傷。

但係,咁樣既傷不足為懼。


我即刻轉身撲向佢。
點知,佢即刻發動攻擊。
又係暗影長槍。
刺中我胸膛。

已經殘血。
咳。
好強。

佢又再用手指住我。
可惡,衰人!

「暗影長槍」
「次元障壁」



有人化解左弗蘭既攻擊。

「你地闖少陣禍得唔得?」

「係咩人?」弗蘭問。

「咩人,大家都會叫我做,次元既魔女,不死族魔王閣下。」
約翰回答。

「黑暗飛彈」
「魔法飛彈」

兩人直接開戰。
約翰趕到,好事黎既。
不過我都身負重傷,如果再黎多幾個瑪麗,後果真係不堪設想。



「咩事咁嘈。」
突然之間出現把聲音。
有種唔太舒服既感覺。

「巴芬,請求支援!」弗蘭大叫。

然後,聽到一聲咆哮。
強大既吐息將成個實驗室移為平地。

【絕對零度】 冰龍-巴芬 LV63

HP:117694/117694
MP:134542/135642



力量:4365  敏捷:5794
防禦:4216  魔力:6455

[【絕對零度】:授予使用冰系技能擊殺1000敵人之人。使用技能時,100%機率附加緩速狀態(5秒),33%機率附加凍結狀態(5秒)。對處於凍結狀態攻擊時,攻擊力上升50%。]

被動技能:
龍之逆麟:受到的魔法傷害無效,物理傷害減半,30%血以下全STATUS上升10%。
海之加護:受到的水屬性傷害減半,自身造成的水屬性傷害上升7%
智慧:MP上升30%,魔力上升12%,能習得所有的語言,看懂所有的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