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既陰暗森林。
月黑風高。

「黑暗飛彈」
我向後一跳,避開左佢既攻擊。
睇唔到敵人,佢埋伏左唔知係邊。
正面對決黎講,佢係打唔贏我。
無論係STATUS定係技能既數量,佢都唔夠我多。
最決定性既一點係,蜘蛛係唔會打得贏蠍子。



「暗影長槍」
遠距離既狙擊。
大概已經知道左佢既方向,我即刻跑過去。

離開左聯盟,直接衝去魔界。
就好似迦具土衝過黎聯盟一樣,我單人匹馬闖入魔王城。
見到魔王城係唔遠既地方,只要穿過呢片森林,就去到魔王城。
而擋係我面前既,就係蜘蛛女王。

「蜘蛛結界」


我比佢束縛住左。
「蠍子之火」
我全身著火,將佢既蜘蛛絲燃燒殆盡。

我既技能,就彷彿係為左打低蜘蛛而設。
佢既技能我都有對應既方法。
對蜘蛛黎講,最重要既武器就係蜘蛛絲同埋蜘蛛毒。
但係我可以全身著火黎解除佢既束縛,而我本身亦都免疫毒攻擊。
佢唯一勁過我既地方,就係敏捷。



論速度佢遠遠拋離我。

不過,佢跑得再快,都無可能快過我既技能。
「蠍尾射擊」
我對住草叢一個地方射擊。
打中左。
係機會。
趁佢重整態勢,我即刻衝左上去。

如我所料,見到蜘蛛女王個樣。

「死亡之鉗」
鉗住左佢。
「蠍子毒尾」
雖然毒對佢無效,但係呢一擊就算唔計毒既傷害都非常之痛。


佢即刻重傷。
贏到。
「麻醉之針」
我開技能,佢即刻麻痺左,郁唔到。

近距離。
「究極光束」
我條尾發射左一條巨型既光束炮。
直接命中蜘蛛女王。

麻痺左既佢唔會郁得到。
咁就硬食左我呢一擊。

比想像中弱。
蜘蛛從來都唔會打得贏蠍子。


無論係現實世界定係呢一個世界。

「你係咪諗緊蜘蛛唔會打得贏蠍子?」
佢勉強企左起身係到問。

殘血啦。
你輸左啦。

最後一擊。
蠍子毒尾……

「你係咪唔記得左蜘蛛係一種點樣既生物?」

呢個時候,我先發覺到四圍都係蜘蛛絲。
燒……燒唔切。


完全阻礙住我既行動,然後佢好完美咁穿過哂D蜘蛛絲,走到黎面前,對住我個肚攻擊。
「暗影長槍」
硬食。

我彈開幾米之後,比佢D蜘蛛絲吊起左。
吊頸。
好彩有技能可以燒開D蜘蛛絲,先無比佢吊死。

但係佢衝過黎。
「暗影長槍」我即刻反擊。
「魔法反制」佢中和左我既魔法。
然之後,一腳踢向我。
「死亡踐踏」

再彈開幾米再比蜘蛛絲吊起。



喂喂……佢又回血?回左一半咁多?
「無錯啊。」佢笑笑口講。
被動技能:
[生命吸取:當你造成傷害時,為自己回復等量的HP]

「你唔好以為STATUS同技能就係一切啦,要好好咁睇清楚對面既特性先好行喎,蠍子女王。」
蜘蛛女王笑住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