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既女王。
聯盟既王。
一直以黎熟悉而又陌生既王企左係我地既面前。
係佢殺死左迦具土。
好強大既實力。

同魔界一樣,就連聯盟既最高領導人都係魔物。
人係呢個世界上係咪非常之渺小?
當然啦,係我地以前既世界,人都係非常渺小,無可能打贏果d怪物,亦都無辦法變成怪物。
普通既人就只可以淪為怪物既食物,比怪物去飼養、玩弄,一生一世都要為怪物工作,做佢地既奴隸。


離題了。

毫無疑問,眼前既蝴蝶女王就係一直陪我地係魔界冒險既果一位王。
明明有咁強大既實力,但係對於卡珊德拉見死不救。
呢個時候我先發覺自己都有少少麻目。
本來係想因為卡珊德拉而痛痛快快咁哭喊一場。
但係一直以黎太忙,完全無呢個時間。
回過神既時候,對於卡珊德拉既死,我淨係得返傷心既感覺。
已經再喊唔出了。



「點解要對卡珊德拉見死不救?」我問。

「你第一時間就係問呢個?你唔係應該有其他野想問咩?」

「無。」

「比如,問下我係邊個,點解要做聯盟之王,我既目的係咩⋯⋯同埋蜘蛛究竟係咩人,點解要比力量你。」

我吸左一口氣。
蝴蝶女王究竟係咩人?



「不過辛苦你啦,呢幾日你都無好好咁休息過,你休息下啦。」

「你仲未答我⋯⋯」

「麻醉毒霧」

意識⋯⋯開始模糊。
頭好痛。
⋯⋯

當我張開眼睛既時候,我身處係約翰既別墅入面。
解左封。
約翰一直守係我既身旁,照顧住訓係床上面既我。
佢坐係椅上面伏落我張床到訓著左。


我摸一摸佢個頭,佢一定覺得好攰啦。

卡珊德拉死左。
我再一次認知到呢一個事實。
繼二師姐之後,大師姐都死左。
點解,點解卡珊德拉要死。
明明佢係一個好人。
起碼佢會當我係一個人黎看待。

復活?
如果跟隨住蜘蛛,成為不死族既魔王,咁我係唔係可以復活卡珊德拉?
蝴蝶女王曾經講過,復活浪費大量既能量,係一件好傻既事。
但係佢見死不救。
對佢黎講生死究竟係咩野?
對佢黎講我地究竟係乜野?


係玩弄既對象?
拎我地黎打發時間?
明明卡珊德拉拚埋條命黎保護佢。

再係到胡思亂想都無用。
依家我係時候去決定之後既方針。

究竟我應該去魔界果邊?
定係留係聯盟?

我安靜的走出房間,小心翼翼,廢事嘈醒約翰。
如果我去魔界,大概約翰會成為我既敵人。
如果要我手刃約翰……我做唔到。
我微微嘆息。



行出房間。
見到三師姐。

……
佢無開口。
但係一副「你想去邊?」既表情。
「我想出去散步一下。」我同佢講。
木口木面,完全唔打算開口。
佢繼續凝視住我。

「啊。」
約翰走左出房。
望住我地懢尬既對話,唔知想笑定點。

「對唔住。」我同佢講。


「我好似都係第一次聽到你開口講野。不過……如果話第一次應該係同弗蘭肯斯坦打果陣,唔係,依家係第一次正正常常既對話。」

「我又害死左你徒弟。」

約翰走過黎,輕輕拍一拍我個頭。
「無野喎。」
佢笑住講。
究竟佢睇得開唔覺得傷心,定係只係故作堅強呢,我睇唔透。

我望住三師姐,大概我又唔會克死佢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