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地下城。
明明係女神,但係唔同轉移,居然我一齊由第八層走返上去地面。
無錯。
佢同我一齊行。
話係反正自己都無野做,所以就跟住我一齊行。

無魔物黎襲擊我。
大概係之前見到我殺左火龍,就唔夠膽再挑戰我。
話說,我應該可以直接做第七層……甚至係第八層既BOSS啦。
最起碼頭八層內無一隻魔物可以打得贏我。


第九層係地龍王,唔會夠打啦,應該就連佢手下任一隻地龍都可以輕鬆抽贏我。

之但係,做BOSS好似好悶咁。
如果話本身打機,做副本既王黎等冒險者大駕光臨應該會好有趣。
之不過呢個地下城就唔同講法。
就連身為大賢者既約翰,都只可以去到第三層,守係第八層既我究竟有咩可以做。
根本無可能有冒險者落到去第八層。

如果留係第三層,以我既力量黎計又好似違反哂成個地下城既平衡。
無理由有隻咁強既魔物守係到架,係咪先?


單係果隻蜈蚣已經好撚難打,仲要打埋我呢個不死族魔王,蠍子女王。
可以話係無可能。

上到黎地面。
天朗氣清……就怪。
落雪。
原來不經不覺已經黎到冬天,我轉生黎呢個世界既時候係咩季節呢?
唔知。
身為魔物既我,其實唔係幾感覺到天氣既轉變。
就連時間既流逝,我都唔係太感覺得到。


可能我已經唔再係人類,同本身人類既感知唔同啦。

落雪。
正確黎講係暴雪。
起碼我知道依家正直嚴寒。

「好凍……」
天照抱住自己係到抽搐。
「女神都會怕凍架咩?」
「我依家……落黎陪你玩……唔會用權……限……我依家只係個……普通人……」

呃,雖然唔知佢搞乜,但係睇佢個款真係好凍咁。
「吶,我……手……手……手手手指結左冰。」
睇黎呢一個女神就死咁。
有無真係咁凍呀。


堂堂女神……
不過佢衣著又真係有少少單薄既。

不過話結冰又真係吹大左。
雖然話就話係落雪,落大雪,但都唔會結到冰掛。
佢手指都無結冰,佢只係單純覺得凍姐。
睇黎佢真係好怕凍。
堂堂女神,唉。

「係咩人?」
面前出現左幾個人。

聯盟既劍聖,身後仲有一紅一白兩個魔法師,仲有一個白衣既神官。

「係魔物?係天蠍……唔係,係蠍子女王?」


佢地即刻警戒住我。

我望住天照。
天照一副我自身難保,自己搞掂個樣。
唉,熱下身先。
以我既實力黎講,直接殺哂佢地都唔成問題。
但係,我就試下唔殺,單統去剝奪佢地既戰鬥能力。

好快。
明明係人類!

劍聖拎劍一下子衝到埋黎。
我本能地正想後退,呢個時候發現雙腳比對面白色既果一位法師開技冰封左我雙腳。

「淨化之劍」


[淨化之劍:對單體造成大量物理傷害。同時對目標造成等同其魔力的傷害(最大傷害不超過10000)]

嗚。
好痛。
明明只係人類,但係呢一擊真係唔講得笑。

我即刻用手夾硬捉住佢把劍……捉唔到。
佢移動得好快,而我就比白法師控緊場郁得好慢。
唔緊要,雙鉗。
死亡之鉗。
一隻去攻擊白法師,一隻去擋住劍聖。

劍聖用劍勉強招架住。
而白法師一直逃走。



「火球術」
紅法師開技幫白法師擋左呢下。

睇黎真係要認真少少……
劍聖又衝到埋黎,一劍由下而上斬到我就跌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