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我依家要做D咩?我既主線究竟係咩?我究竟要做D咩?」我問佢。
我聲嘶力竭咁樣去問佢。
我存在既意義究竟係咩?
我用盡一切既力氣去問女神。

要打低蜘蛛女王?
定還是係毀滅聯盟?
同女神作戰?
抑或係稱霸呢一個世界?
我望住眼前既女神,去問我下一步應該點走。



一直以黎,我都唔知道自己做緊乜。
以前既世界開始,我都係見步行步。
要讀幼稚園。哦。
要讀小學。哦。
要讀中學。哦。
要考公開試。哦。
要去報ASSO。哦。
要升GPA。哦。
要升上U。哦。


要返工。哦。
要返工。哦。
要返工。哦。
⋯⋯
然後有一日,我就跳左落黎。
飲醉酒。

生而在世,究竟有咩意思?
經歷緊第二次人生既我,仲未搵到呢一個答案。



要求生。哦。
要升LV。哦。
要跟住值得信任既人。哦。
要殺死敵人。哦。
要保護王。哦。
要報仇。哦。
要保護聯盟。哦。
要成為魔王。哦。

魔王,理論上係呢個世界最高位既存在。
但係我依然唔知自己想點。
人生,究竟有咩意義。
生而在世,目標究竟係咩?
人類點解要生存?
動物點解要求生?


我地點解要拼盡全力係社會,係大自然到生存落去?
即使生存到,咁我地又應該何去何從?

我唔知道。
唔知道我下一步應該點走。
唔知道我人生究竟為咩而存在。
唔知道「我」究竟係咩黎。

於是,我詢問眼前既女孩。
管理天地既唯一存在。
女神。

「你白痴啊?」
天照開口講,然後又話:
「如果係小豬豬,佢一定會咁講,然後開技揍到你變豬頭又唔會講點解。」


天照開始圍住我黎轉圈,嘴上仲留住佢煩人既笑容。

「TOO LONG NO READ既人可以唔睇,下面會有懶人包。

係得人呢一種生物先會去尋找自己既生存意義。當然我唔係指『人類』呢一個種族啦,你明白『人』係指咩架啦。

點解人要去搵自己既生存意義?點解要去問神,人生究竟為何物?

人生意義係乜,作為神既角度去睇,生命全無意義,你想搵既野係唔存在係任何一個世界。

人既本質係乜,就只不過係神隨意創造下得出黎既產物,唔好諗到神同人有咁大既關係先得架。

點解唔可以當我死左,當神死左,當我呢個咁可愛既神明大人死左,好重要所以要講三次好似係。你無必要去問我點解你要出世,唔好試圖去用人既角度去理解神做緊咩,你唔會明,你亦都唔想知,亦都同你自己本身係無關係。

你唯一應該關注既,就係『你已經存在左』呢一個事實,點解你仲要去CARE創造你既神?點解你仲去要CARE所謂既價值觀?點解你仲要去諗跟住落黎要點做?



人生係無意義既,重點係你已經存在左。

你跟住所謂既價值觀去行事,去跟住『應該』黎行動,唔係就係限制左你既生命?你之所以會覺得苦悶,就係因為呢一個原因。人係獨立於所有野而誕生既存在,由出世果一刻開始,臍帶斷開果一刻你已經係獨立既存在,離開左母體既你點解要尋求束縛?

拋開束縛啦。你當神死左就得。神唔單止淨係解做『神』,『神』仲有咩意思⋯⋯呢一層你就自己思索下啦。

所以你問我下一步應該要點做,你問我係無意思。我答你,係一件好容易既事,但係你真係想我答你咩?
我只可以提多你一句。呢個世界有一句說話就係『冒險者是自由的』,冒險者係為自己而活既生物,唔需要受到其他人既束縛。同你以前既世界唔同,呢到無必須要做既事,連少少既反抗都唔洗去做,想點就點,想做咩就做咩,你本身就係自由既存在。身處於呢一個世界既你,仲要問我點做⋯⋯你地個世界係咪有句話叫『狗改不了吃屎』?叫『M男』?

說話就講到呢到,口水都乾,而且字數都夠字啦,唔洗再拖落去了,放工走人。

懶人包:碌返上去睇啦死傻仔,連我天照大人講野都敢SKIP,無病啊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