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係馬上面,望住蠍子女王。
比劍聖一班人圍毆既蠍子女王。
依家既佢,唔再係之前既果一隻奇美拉蟲,而係不死族既領主。
係我等聯盟既敵人。

心有面有D百感交集,究竟我應唔應該去討伐佢?
我真係唔知……
身邊既人一個又一個人離我而去。
唔通要我親手手刃佢?
我唔想咁樣做。



蠍子女王望住我,無咩特別反應。
係唔記得左我?
定係點?
點解你要背叛我地,點解要加入魔界?
我諗唔明呢個問題。
但係,我開唔到聲。
唔敢去問眼前呢一個人……
唔係。
佢係魔王。


不死族既領主。
係我地既敵人。

好凍。
好大雪。
蠍子女王仍然企係雪地上面同我地對峙。
佢無用盡全力打過黎?
佢對我地仲留緊手,仲當我地係同伴?
就連用烈焰爆破都殺唔到佢。
究竟依家既佢有幾強?



劍聖佢地差唔多去到極限。
果然討伐一隻神話級魔物係無可能既事。
依家既蠍子女王實在太強了。

我要上去同佢打?
理論上我應該要同佢打。
因為佢係不死族領主,我係大賢者,僅此如此。

不過,比起呢一樣野,有另一樣野更加值得我注意。
企係蠍子女王後面既果一個人。

一個身穿黑色斗蓬既女人,成身陰陰暗暗咁。
種族係黑暗精靈,明明幾千年前已經絕哂種既種族。
黑口黑面既一個女人,睇個款應該係個法師。


究竟佢係咩人?
有種唔舒服既感覺。
呢個女人,絕對非同小可!

「暗影長槍」
「魔法反制」

先出手既,係三徒弟。
反制魔法既,係果一個黑暗精靈。

「師父,殺哂佢地,係敵人。」三徒弟講。
「哈?敵人?我地無仇無怨,點解係敵人?」黑暗精靈回答。
「佢加入左魔界。」
「魔界又點?」
「惡魔魔王,信唔過。」


「不死族既魔王好似唔係UNDER惡魔魔王架喎。」
「惡魔魔王係蜘蛛女王。」
「由你把口講出黎唔覺得好笑架咩?」
「果一隻蜘蛛,必須死。」
「我認同,不過唔係依家。一日未清楚佢想點,一日都無必要殺佢。加入魔王,都可以係為左監察佢姐。」
「佢會破壞呢一個世界,物理上既破壞。」
「所以咪要睇住佢囉,卧底,YOU KNOW?」

莫名奇妙既對話。
三徒弟本身係識得對面既黑暗精靈?
惡魔魔王、蜘蛛女王,呢點我知,現今既惡魔族魔王係一隻蜘蛛女王。
雖然呢點係不為人知既事實,恐怕魔界入面知道惡魔魔王係一隻蜘蛛既人,十隻手指數得哂。
但係話蜘蛛一定會破壞世界,會唔會係一種迷信?
蜘蛛同女神果場大戰已經係一千年前既事。
依家既果一隻蜘蛛女王,都唔一定係以前既蜘蛛啦。



「究極光束」
蠍子女王開技。
佢條尾巴凝聚左力量,然後一炮掃過黎。
橫掃攻擊。
捲起哂地上面既積雪,阻礙哂視線。
係想攻擊?定係撤退?

係撤退。
蠍子女王同埋黑暗精靈消失左。

「你做咩放水?」劍聖問我。
我無回答佢。
點解自己唔打過去,我自己都唔明白。



「我頭好痛。」我同佢地講。
三徒弟默默咁近埋黎。

「呀,你自己返去先啦,我……我有事要做。」
打發完三徒弟、劍聖佢地之後,我自己一個留返係雪地上面。

呀,好攰。
空間魔法。
目的地,香港。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