呢到係邊到?
我係邊個?

我依家身處係個白色既空間。
空間……應該話係一間大房,起碼成千呎咁大。
一個完全純白既密閉空間,除左一扇木門,以及位於中心、我坐緊既木櫈之外,可以話係完全空無一物。
就連一扇窗都無。

我唔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我大約只記得自己同蝴蝶女王打緊,然後三師姐黎救蝴蝶女王,之後我就比三師姐殺左。


殺左?
呢到係……死左之後既世界?

有一種空虛既感覺。
我又再一次死左?

突然之間,木門比人打開左。
門外既世界我隱約只見到一片白光。
而白光入中,行入黎既人……我識得佢。
天照。


女神大人。

「啊,我就長話短說,你死左。」
係我面前突然間出現多張木櫈,天照順理成章咁坐左落去。

「呢到係死左之後既世界?」
「唔係喎,我幫你做左個保險措施,你死左既時候我即刻搶返你既靈魂。你肉體死亡,不過靈魂就仲係到未去輪迴。」
「啊,唔該。」
「唔駛。簡單黎講你可以復活,行出呢到門就可以返生架啦。」
「唔,唔該。」


「唔駛……噗!只係你真係好樣衰,你比佢秒殺左呀!」
「其實岩岩太快,我仲未睇清發生左咩事……」
「你比佢秒殺左啊,100個字都無,100個字都無你就死左呀,由同佢開始打計起,只係打左七十幾隻字,你就已經死左,好廢……」
「……」
「你睇返REPLAY啦。」

呢個時候,係我同天照中間出現左個投影機,將我同三師姐打既片段投影落牆上面。

只係見到我衝上去,三師姐就即刻後退。
然後,三師姐消失左。
三師姐又再出現係我後面。
用條線黎勒死左我。
就係咁。

「……」


「我解釋返啦,你雖然係衝左上去,但係佢即刻後退。你留唔留意到佢速度仲快過你,明明你查STATUS上,你敏捷高過佢。實際上面,佢敏捷應該係高過你,然後佢向後退唔單止係向後退咁簡單,系統判定佢既動作係逃走。」

「逃走?」

「無錯,因為戰鬥狀態係用唔到空間魔法。」

「空間魔法……」

「空間魔法,同大賢者既特殊技能一樣,無條件轉移去任何既地方。」

「……」

「於是乎佢就可以轉移去到你既身後,用蜘蛛絲勒死你。」

「蜘蛛絲?」



「係呀,果D係蜘蛛絲,仲要係由蜘蛛女王所產出黎緊既蜘蛛絲,唔用技能既情況係無可能整得斷。」

「佢勒死我呢一招係咩技能黎?明明我仲有咁多HP……」

「唔係技能啊。」

「吓?」

「無錯。你單係單統缺氧而死。黎到呢個世界都唔一定要靠技能既,你限死左係呢一點到,應該話你平時都限死哂係規距上面,呢點就係你同佢既分別。」

我同佢既分別?
究竟係咩野意思?
我望住天照,問:
「佢係咩人?」



「蜘蛛女王。」

「蜘蛛……女王?」

「並唔係惡魔魔王果一隻蜘蛛,而係真真正正毀滅過世界,殺過我一次既果一隻蜘蛛。」
天照笑住同我講。

就係果一隻……
被視之為禁忌存在既蜘蛛?
就係三師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