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族既魔王已經死左。
對外宣稱係咁。
話經過大賢者一番人既努力下,成功收拾左不死族魔王。
對外宣稱姐,並唔係真既。

「所以呢,你想點?辭職?唔撈?」蜘蛛女王問我。

當然啦,呢一個蜘蛛女王係惡魔族魔王。
並唔係果三師姐,當年果隻蜘蛛。



「唔係,我仲想保留呢個銜頭,不過可唔可以對外宣稱我真係死左?我想去下旅行先,放心啦,我仲會返黎既,就當我比我放個大假啦。」

蜘蛛女王睥住我。

「唔得啊?」我問。
「批準。」

有驚無險咁離開左魔王城。
估唔到隻蜘蛛咁順癱,咁就比我走。



天照係出面等緊我。

「YO。」佢HI我。
無答佢。
「你依家諗住點啊?」
「唔知啊,四圍旅下行,見步行步啦。」

天照仲跟埋黎。
漫無目的咁四圍行。



「你會唔會想去同蝴蝶打,甚至同果一隻蜘蛛打?」
「唔啦,我知我未夠班。」

嘆氣。
真係打唔贏。
邊有可能贏到。

我轉換型態,收埋哂D尾呀、鉗呀,變成個人樣。

「去旅行?」
「嗯,旅行。」

去邊啊?
實在諗唔到。



「嗯。我知你想去邊。」
天照望住我。

我想去邊?

「返一返歸啦!」
天照退後兩步。

消失左。
成個世界消失左。
然後,我黎到既地方係……

香港。

呢到係……


我屋企?

都幾細下既一間公屋。
電子日曆上面寫住2016年7月13日。
我確確實實返左黎香港。

印象中,我係三個月前,姐係4月果陣自殺。
果陣飲醉酒,由高空跳左落黎。
間屋咩都無變化。
完全無人黎執過我間屋。

正當我想伸手去拎個日曆時,發覺隻手穿占左。

「錄像黎,呢到並唔係現實。」
天照講。



「錄像有咩野意思?」
「我無空間魔法同時間魔法,帶唔到你返去,只可以去問呢邊世界既神借個REPLAY用一用。」
「你帶我返黎,有咩野意思?」
「你無想見既人咩?」

無人黎過執屋。
唔好講朋友,連親人都無。
我點會有想見既人啊?

我行落街。
明明仲係朝早,但係見到天色好暗。
仲係咁行雷,好唔正常咁係咁行雷。

我繼續向前行。


淨係見到有道雷打左落間學校上面。
無心情去理。

行左搵佢……啊,唔係。
呢個鐘數,佢應該係返緊學。

我行去學校。

雷聲已經停止左。
好混亂,好多人係到尖叫。
發生緊咩事。

行入去,發現有條屍……
由高空跌落黎屍體。
有個學生,由高處墜下,身亡。
向上一望,見到個女人。
黑暗精靈?絕對係RPG世界既種族。

佢係到笑,然後消失左。

我咩都唔理,繼續衝上樓。
見到D人好驚咁係咁跑。
究竟發生左咩事?

我跑到去果個人所在既班房。
所有人……暈哂係到?
猝死哂?

我行埋去。
想抱住佢條屍。
但係,雙手,穿左過去……抱唔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