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師姐依舊凝視住我。
瞳孔入面無隱藏對我既殺氣。
佢係認真想要殺死我。
佢似乎好憎我咁。

三師姐一步一步走近。
而天照就企係我既面前,似乎想保住我。

「喂,小蛛蛛,你唔係認真啊?」天照問。
理所當然地,三師姐並無回答。


三師姐本來就係個唔多說話既人,木木獨獨咁。
天照半開玩笑既口吻講野,即刻同三師姐形成鮮明既對比。

兩個完全相反既人。

「特殊技能:空間魔法」三師姐用手指住我地大叫。
「特殊技能:技能封鎖」天照即刻作出反應。

無事發生,就好似兩種力量中和左咁。
我雖然唔係太跟得上事情發展,但可以深刻感受到呢兩個人係認真。


三師姐想殺我。
天照想保護我。

三師姐想殺我呢點我係明白既,但係天照想保護我,呢點就好奇怪。
堂堂女神點解會咁錫我呢一個凡人。
但比起呢樣,三師姐既殺意更令人心寒。
佢唔係人類。
唔係講緊種族。
佢對我既殺意並唔係出自於人與人之間既憎恨。
係動物既狩獵。


係覺得我礙事,而想殺死我。
毫無感情既視線。
係為左殺我而殺我,沒有半點猶豫。

無錯。
佢唔係人類。
而係一隻蜘蛛。
一隻望住獵物既蜘蛛。

「發動管理員權限:/summon mob id24512 LV99」三師姐大喝道。
突然之間,地上面出現隻巨型蜘蛛。
係嗜血蜘蛛。
之前我見過果隻大蜘蛛,擁有正面硬上龍種既力量既果一隻蜘蛛。
「發動管理員權限:/kill mob id24512」天照迅間剷除左隻蜘蛛。



已經超越左魔物既戰鬥。
超越左神話級魔物既戰鬥。
佢地兩個都係神明?
呢D就係神明間既⋯⋯玩下咁?
隨便召喚神話級魔物,隨便就DEL左隻神話級魔物。
神明就真係可以為所欲為?

「好啦好啦,小蛛蛛,就當係比面我,放過多佢一次啦。」
「⋯⋯」

三師姐收埋左隻手。

眼睛仍然望住我。
殺意依舊未改。
但就可以睇得出佢放棄左。



「發動特殊技能:空間魔法」三師姐開口講。

「等等先!」我喝停三師姐。
「你究竟係咩人,同學校瘁死事件有咩關係,仲有場爆炸⋯⋯」

三師姐望住天照,臉帶不悅之色。
相反天照係到笑。

然後三師姐消失左。

呢個時候我先發覺自己死過返生。
心臟係咁跳緊。
我⋯⋯仲未死?



天照係到笑緊。

神明可以隨意玩弄我地既生命。
我地既命運一早就比神明決定左。
點解人就係人,神就係神?
點解神有絕對既權力⋯⋯
我地對於神黎講,莫非就只係件玩具?
仲要係用完即棄既玩具?

天照走埋黎彈下我一下額頭。
只係彈一彈,就將我彈到成公里以外。
天照又行埋黎,扶返起我。

「你咁樣諗野好危險架WO。」
天照笑住開口。



最恐怖既係,天照無論講乜都帶住微笑。
甜言蜜語之下,無論佢講乜都無緊張咁。
無論講乜都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