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但係,究竟去邊到搵邪教組織呢?
呢點真係毫無頭緒。
我呢個外鄉人又點會知道乜野邪教組織啊。
呀,真係頭痛。
委託上面又無寫任何有關委託人既事。
換言之去搵委託人問下呢點都做唔到。
究竟咩係邪教組織,真係一個好問題。

天照提議,我地可以去搵呢座城既市長問下意見。



天照好似好樂於其中咁。
明明已經係一個無所不能既神,但係好似對呢個世界既構造好好奇咁。

我係到諗,如果我係神會點。
神究竟係咩黎?
以天照既講法就係GM。
呢個世界既管理員。
天照自稱自己係負責維持呢個世界既運作,會剷除一D影響世界運作既野。
除此之外,佢想做咩就做咩。



依天照所講,佢係全知全能。
關於呢個世界上,所有既野佢都可以查得到。
呢個世界任何一個角落上發生過既事,佢都知道。
包括秘密進行既任何事情。
包括人腦入面諗緊乜,佢都知道。
唯一唔知既,就係未來既事。

然後,佢係全能既。
呢個世界上面佢咩都做得到。
無論係突然間殺哂所有既生命。


無論係創造一種從來無出現過既生物。
甚至係直接改寫世界既法則,將STATUS既系統改變,唔再依靠STATUS黎戰鬥。
呢D一切既野,佢都做得到。
只要佢有咁既意願。
唯一做唔到既,就只有干涉其他既神同埋其他神既創作物。

係呢一個世界,天照就係上帝。
作為最高存在既佢,究竟係到諗緊咩?

我問過佢,呢個世界究竟有幾多位神。
佢回答我,得返兩個。
而天照本人,係呢個世界上最早誕生既神。
之後出現多兩個神、奧丁、宙斯。
然後果兩位神,佢地既權力轉移左落兩個唔同既人到,其中一位就係阿撒托斯。
然後就發生左蜘蛛事件。


阿撒托斯殺左天照,然後毀滅左世界。
之但係最後既果一位神,係最後關頭背刺阿撒托斯,救返呢個世界之後自殺。
呢個世界一度係無神既狀態。
直至阿撒托斯同天照兩個分別比人復活,然後就變成依家咁。

「阿撒托斯?佢係邊個?」呢個時候我先醒起當初一出世既時候我就得到左呢個稱號。
阿撒托斯……呀,如果話呢個世界既神得返兩個,咪姐係話係三師姐?
亦姐係毀滅世界既蜘蛛。

「佢個白痴,好揀唔揀揀呢個名做自己既神名,哈哈!」天照笑住咁講。
唔?
「小蛛蛛……阿撒托斯呢個名……哈哈,姐係同人講佢係無腦既白痴。」天照捧腹大笑。
不明所以。

如果我係神,會好似天照咁樣四圍去玩?


定還是對凡塵已經無留戀,只係望住班低等生物行動,根本唔覺得有趣。
有呢種力量,應該都覺得自己以外所有既生物都好低能啦。
全知,姐係話世界已經滿足唔到自己既求知欲。
然後,世人又憑咩值得自己去拯救?
神唔一定要愛世人?
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
無呢個必要啦,神唔一定要愛人。
起碼如果我做左神,我都會係咁。
不過,天照唔同。
天照依然對呢個世界好奇,即使佢係全知全能。
全知全能既佢,依然可以係世界當中搵到樂趣。
不過呀。
我就只係隻普通既蠍子女王,用我咁細既腦去思考神諗緊乜係唔會得到答案。

話都無咁快,就去到左市長既大樓。


位於沼澤中心,都幾大下。

本來以為市長唔會去見我地。
點知市長又真係肯喎。
市長下屬叫我地係會客室到等市長。
好似話市長見緊其他人,之後又要D時間準備喎。

本來以為市長好好人啦,咁都肯見我地。
之不過,一等,就等Q左成三個幾鐘。
……
我諗都仲有排等。
好無奈咁嘆氣。
我望住天照,天照依然唔覺得悶咁。

「係啦,我想問點解人類會咁弱?」我問佢。


關於呢個世界,我仲有好多野都係唔明。
「點解魔物勁過人咁多?魔物隨隨便便就可以屌打人,隨便一隻魔物就可以毀滅哂人類成個文明咁?」我問天照。

天照望住我,笑。
「睇怕都仲有排等架啦,呢個時候我就同你講個故事啦,關於四千年前,世界岩岩誕生既時候,『尖耳的希爾芙』既故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