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呼吸--
只要有絲毫既差錯,我地在場所有既人都會當場死亡。
勝利或死亡,都只在乎於我身上。

再一次深呼吸。
唔敢眨眼。
一直係到拉弓既右手開始有少少酸痛。
我手上拎住既,係一樣名為「弓」既新武器。
由木同動物既筋所組成,一種魔法以外既遠距離攻擊武器。



我望草地上面既山貓,似乎佢仲未發現到我地。
我望一望草叢入面既其他人,三男一女都已經準備好哂,等待我既信號。

計劃原定係我拉弓射箭,嘗試一擊之內殺死隻山貓。
如果失敗,最少都要傷到隻山貓,然後其他人趁機上去殺死佢。

我又再吞多口口水。
山貓約有一個成年人咁大,速度、體力遠遠係人類之上。
佢既爪鋒利無比,只要輕輕刷到,必留下難以治癒既血痕。
山貓就係一種咁危險既生物。



但係無辦法,為左生存,一定要進行狩獵。

拉弓--
一射。

正中頭顱。
穿過耳蝸,正中頭顱。
成功?
成功左?



唔係,睇黎打唔中腦部。
箭可能打偏左,又或者打唔穿頭骨,無法一擊斃命。
依家唔係撿討既時候!

「尼安德塔、弗洛瑞斯!」
我即刻指揮其他人上前攻擊。

尼安德塔同埋弗洛瑞斯,兩個都係一個壯年既男人。
理論上狩獵應該係男人既義務,但係我同烏丁娜係特例。

我出世既時候,唔知因為咩疾病而令到耳朵生得非常之尖。
然後部落既薩滿話我係不祥之兆,必須死。
我既父母求左好耐,先幫我求到生存既權利。
代價係必須上場戰鬥。


而依家既我,已經係部落入面最出色既獵人。

尼安德塔同弗洛瑞斯兩人都手執長槍。
長槍即係木製長棍,棍既末端用動物既牙齒或者尖石做槍頭,係一種唔洗行到好近同時又好多殺傷力既武器。
佢地兩個圍住山貓,山貓同埋兩個男人都唔敢輕舉妄動。
我再引弓狙擊……唔得,可能會打中尼安德塔或者弗洛瑞斯。

呢個時候,西布蘭諾突然間衝埋去,拎住把石製匕首刺向山貓。

「唔好!」我叫唔切西布蘭諾,果個細路就比隻山貓擊倒係地上。

烏丁娜都企埋出黎,舉起手。
係魔法。
魔法係存在既。
所謂既魔法之所以被稱之為魔法,係因為魔法就係魔物既法術。


就只有魔物可以使用魔法。
人類基本上係用唔到魔法。

魔法分為一般既魔法,同埋四大元素魔法。
四大元素分別係風、土、火、水。
但無論係一般魔法定係元素魔法,人類都係用唔到,因為人類無受到龍神既祝福。
人類比起魔物,就只係一個垃圾既種族。
擁有小小既智慧,多過大部份魔物既智慧,但係用唔到魔法。
甚至,呢個世界上有好多既魔物智慧都高過人類。
而肉體方面,人類更加無可能同魔物比。
人類就只係一種咁微小既生物。

唯獨有一樣野例外。
有一位龍神願意祝福人類。
人類唯一可以用到既魔法,就係水魔法。


當然啦,只係極基本既水魔法,無得同魔物既水魔法比。
但已經係人類生存係世上既唯一希望。

魔法唔係人人都用到。
而我地部落,唯一一個用到魔法既人,就係烏丁娜。

烏丁娜構成左水魔法,召喚左個水球攻擊。
無殺傷力既水球,都已經用盡烏丁娜大多既魔力。
無殺傷力,不過足以干擾到……
避開左。
山貓一躍上天,跳到五、六米高。
暫時解除左西布蘭諾既危機。

「西布蘭諾!唔好衝動!」我大叫。
好難得先執返條命,後生仔你咪咁衝動啦。



然後,我地五個人再圍住隻山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