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終究只是開始。

果一日,惡夢無聲無息咁來臨。
係無人察覺到既情況之下,部落比人輕鬆入侵。

果一個女人肆無忌憚咁係部落上面遊走,就好似本身就係部落入面既人一樣。
佢行均哂每一個帳篷。
我只係發覺到有少少違和感,淨係覺得佢好生面口,然後就無左一回事。

直正佢見到薩滿。


薩滿帶住佢個女,一見到果個女人即刻大叫。

跟住我先知道出左事。

果個女人無咩特別,就只係身材豐滿D咁。
但係,比人一種難忙既壓迫感。

我同烏丁娜、西布蘭諾,部落僅存仲可以作戰既四位戰士,一齊包圍住果個女人。

「哦,呢D就係部落既戰士,似模似樣喎。」女人講。



「你係咩人?」西布蘭諾問。

唔係,唔係咁。
佢唔係人……絕對唔係一個人。
肯定係魔物……唔好輕舉妄動……

女人狂笑。
然後,張開翅膀。
無錯,佢身後有兩對翅膀,彷如蝴蝶一樣既翅膀。



「我個名叫線峽蝶。」

「係魔物,快D殺左佢!」薩滿係後面大叫。

但係,我地所有人都唔敢郁。
雖然我地都聽過有魔物同人類一樣都係有智慧,但係我地從來都未見過呢D既魔物。
再者,呢個人同人類相比,就只係多左兩張翼。
佢真係魔物?我地係到猶豫緊。
最大問題係,佢戰力係點?
可以輕鬆潛入黎部落,究竟佢係一隻點樣既魔物?

未知既恐懼。
眼前呢一個女人……魔物,我只可以睇到深淵。
然後,就只有莫名既恐懼感。



我係戰士長,佢地等我發號施令。
但係,我既直覺話我知,我只要行錯一步,全場所有人都會死。

「喂喂,冷靜呀大家,我只係黎玩架咋,你地唔會死好多人架……」
箭矢破風而過。
貫穿左線峽蝶既額頭。

係尼安德塔?
本來療養緊既佢,用弓偷襲?

「我改變主意啦,你地會死好多人架,放心……」
西布蘭諾趁佢講野既時候,用匕首衝上去刺殺佢。
唔好,喝唔住佢。
刺中,肚腩流血。



「你有無家教架?人地講緊野既時候,唔可以出手架喎,小朋友。」
線峽蝶笑住口講,然後拎返把匕首出黎。
傷口好淺。
造唔成致命傷?
唔好講笑啦,頭先果一箭同埋匕首刺殺,正常人都應該死左啦。
但係好明顯,對線峽蝶黎講,呢D就只係皮外傷。

然後,線峽蝶徒手撕開左西布蘭諾。
係撕開。
SAN CHECK。
在場好多人都嘔左出黎,實在係太核突。
而我並唔覺得核突,應該話恐懼戰勝左我既理智。
我個腦入面就只係得返恐懼。
淨係知道,下一刻我地所有人都會無命。



線峽蝶手指向尼安德塔所在既位置。
然後一條巨型既光束炮射過去。
揮一揮隻手,條光束開始橫掃,唔知死左幾多個人,亦都唔知倒塌左幾多間屋。

我無去確認死左幾多人,應該話唔敢去確認。
後面既人仲係到喊緊,證明到我地仲未滅村就得。

「喂喂,我地玩個遊戲啊!」
線峽蝶開口講。

「從聽日開始,每一日你地都可以有兩個選擇。第一,比我入黎殺兩個人。第二,你地交一個人出黎比我殺。嘻嘻!」

然後——
所有人都望住天鈿女命既帳篷。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