嗄。
密林迅猛龍。
數量係……三隻。

我地係獵物,佢地係獵人。
佢地應該係發現左我地既部落位置,然後派三隻迅猛龍黎襲擊我地。
好彩既係,比我地及時發覺到,然後變左兩派人對峙既局面。

呢到係一個密林,距離部落仲有五百米左右,已經派左西布蘭諾返去通知大家撤退。
然後,就由我、尼安德塔、烏丁娜三個人擋住迅猛龍。



我埋伏左係樹上,望住尼安德塔拎住長槍揮舞阻嚇迅猛龍,而烏丁娜就係後面準備。
迅猛龍唔敢輕舉妄動。
呢個係我既好機會。

拉弓,一射。
插中一隻迅猛龍既眼睛,果一隻迅猛龍應聲倒地。
撤退啦迅猛龍。
如非必要都唔想同佢地打。
迅猛龍係一種跑得好快既生物,而肌肉密部、體力遠遠係人類之上。


基本上係我地唔想見到既對手之一。

只見其中一隻迅猛龍高聲咆哮,撲向尼安德塔。
尼安德塔用用長槍擋架,但係利爪早已係佢臂上留左道好深既血痕。

「水啊,聽從我的呼喚」
烏丁娜即刻開魔法,召喚左個水球打落去果一隻迅猛龍到。
尼安德塔趁機甩開迅猛龍,拉開左距離。
點知,另一隻迅猛龍趁機突襲!



又一隻迅猛龍撲埋去尼安德塔身上,張開血盤大口,差D就咬甩尼安德塔個頭。
而我即刻由樹上跳落黎,用匕首刺落迅猛龍既背上。
龍牙匕首。
好辛苦進入龍巢探險,得來不易之物。
龍既牙齒足以撕開任何既硬物。
呢個世界上無野硬得過龍牙。

迅猛龍中我偷襲,淒厲咁尖叫一聲,就斷左氣。
再望向尼安德塔,佢同另一隻迅猛龍打緊。
右臂流哂血,幾乎斷左咁濟。
左眼亦都張唔開,身受重傷。

而我,就一箭射中迅猛龍既喉嚨。
搞掂左。
最後一隻迅猛龍都比我地殺埋。


好險,差D出事。
無死到人真係太好。
雖然尼安德塔都要休養一排,不過之後右手仲用唔用到都成問題。

「希爾芙大人!點解得兩條屍?」
烏丁娜問我。

兩條?
弊!
一開始,打中眼睛果隻迅猛龍只係假死?
另外果兩張迅猛龍就只係為左拖延我地既棄卒?
點解要做到呢個地步?

我地即刻返去。
趕唔切?



我步速最快,即刻跑返去。
死左幾個人?
西布蘭諾訓左係血泊之上,未斷氣,好彩。

但係又有幾個人死左。
幾個人拎住武器反抗迅猛龍,反而被殺。

我跪係地上面。
遲左一步。

一秒之後,我即刻起身。
跑去一個帳篷入面。

天鈿女命依舊望住我,目無表情。


足夠了。
我即刻抱住佢。
唔放開佢。

之後,薩滿點算損失。
死左兩個人,一個大人,一個細路。
重傷五個,包括兩個戰士。
一個大人失蹤,相信比迅猛龍帶走左。

啊,好攰。
我坐左係地上面。

晚黑既拜祭依舊。
只係祈禱既內容變左希望死左既人會上太陽神既懷抱。



神究竟係咪真係存在?
我又再係到諗呢一個問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