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之中生左個火。
一般既魔物都唔敢靠近火焰。
已經失去左打算。
就係咁虛渡光陰。

溫蒂妮同我一樣,自己本身所屬既部落都比風龍王滅左。
一樣既係,兩個人依然都唔知點算好。
唔同既係,佢眼神仲未好似我咁。
佢仲未絕望。
我唔知佢有咩打算啦,人類要滅亡呢個係已經定左既事實。



所以,我之後做咩都無意義。
已經繁殖唔到下一代,失去左生命既意義。
作為一個種族係講,係無得救。

火焰好光好亮。
仲好熱。

「你唔打算報仇?」溫蒂妮問我。



有一隻飛蛾唔怕火焰既紅光,出盡力飛去火光之上。
翅膀比火花點燃,好快佢就失去平衡,跌左去熊火之中。
化為黑色既焦炭,最後連灰都唔淨,係世界上面消失。
彷彿好似從來都唔存在過一樣,無係呢個世界上留有任何既痕跡。

「最起碼你仲記得飛蛾係點樣死,記得佢係火焰之中點樣掙扎。」
溫蒂妮說。
「但係無人會記得我地,記得人類點死。」
我回答。



「你又知?話唔定有人係到默默咁睇住我地呢?」
「你係講線峽蝶?當係一場戲咁睇?當係笑話咁笑我地?」
「除左佢之外,或者會有觀眾係外面既世界望緊我地,當係一個故事咁睇。」
「你既意思係神?太陽神係唔存在架。」

我低頭,無再同佢講呢一個話題。
再講落去都無意思。

有敵人?
我拎起匕首,準備迎敵。
係一隻……迅猛龍。
迅猛龍BB。
好細隻既幼體。
雖然幼體本身應該係細隻D,但係佢細到有D可憐。
仲好瘦,無乜力水咁。



想撲過黎咬我。
好慢。
甚至連咬都傷唔到我。

然之後,佢就逃走左。
我同溫蒂妮跟埋上去。

見到一隻受左重傷,瘦到就死既成年迅猛龍訓係地。
我係咪見過佢?
身邊仲有幾隻死左既幼龍。

果一隻迅猛龍BB嘗試對我地咆哮。
聲嘶力竭既佢試圖攻擊我地。



為左狩獵啊。
唔係為左玩。
下位既生物為左食物而出盡全力,用盡一切辦法殺死獵物。
為左下一代甚至連命都可以唔要。
而上位者隨隨便便就可以玩弄下位生物。
我地就只不過係上位者既玩具。

然後,我轉身走人。

「溫蒂妮,我想報仇。」

「等左你呢句好耐。係同線峽蝶?定係風龍王?」

風龍王定係線峽蝶?
兩個都要死。


兩個都係復仇對像。

之不過,除左佢地之外,我仲有多一個復仇對像。

「世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