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仲未死。
張開眼睛既時候,變左做普通既一個朝早。
第一個感想係,我仲未死。
第二個感想係,今日天氣幾好。
第三個感想係,我地成條村滅亡左,淨返我一個人。

我昏迷左幾耐?
我拍一拍身上既灰塵、落葉。
手上得返把長弓,五枝箭,仲有一把普通既石刀匕首。



身上傷口,唔痛?
好似無哂傷口咁。
身體無事,就只係昏迷左。
究竟發生左咩事?
我記憶入面,就只係風龍王黎過。
屠村。
仲話要滅絕人類。

我深深咁吸多一口新鮮空氣。
再一次認知我仲未死呢一個事實。



「你終於醒拿?」
我轉身一望。
銀白色既長髮。
係一個女仔?

「你係?」我問。

「溫蒂妮。」
「我叫希爾芙。」



佢身上有一把好長既……武器?
似乎唔知係用咩魔物既骨骼或者牙齒整。

「做咩望住我?」佢問。
「無,好少見人有銀色頭髮。」
「你個耳朵咁尖,咪仲更加罕有。」
「你身後果把係?」
「哦,呢把係劍。」
「劍?未聽過既武器,你由邊到黎架?我好似未見過你。」
「邊到黎已經唔重要。風龍王依家發癲四圍襲擊人類,據我所知,人類大多數既部落都已經消失左,你同我可能係僅存既最後人類。」
「……」
「又唔洗咁沉重。與其話我把劍特別,不如話你背後面果樣野仲特別。」
「哦,呢把係弓,可以遠距離攻擊,不過我依家淨係可以用多五次,得返五枝箭。」
「你無事吖嗎?」



我行開兩步,然後即場嘔左出黎。
頭好暈。
呃……
好辛苦。
個口好酸。

「無事。」
我又企直返個人。

「……無事就好。」
「嗯。」

「你之後有咩打算?」
溫蒂妮問我。


「我都唔知。」
「諗住報仇,定係點?」
「報咩仇?無可能,根本就無可能殺得到風龍王,算啦,放棄啦。」

唔好講風龍王。
就連線峽蝶我地傷唔到佢。
連龍牙匕首都無埋。
根本就完全傷唔到線峽蝶半分。

依個時候再一次感覺到人類既弱小。
一直以黎,即使我地挑戰到上位既魔物。
所依靠既,並唔係自身既力量。
而係龍牙匕首。
失去左龍牙匕首,失去左其他魔物既幫助。
人類就一事無成。


無錯,人類只係種弱小既生物。
同其他魔物無分別。
就只不過係一種弱小既魔物。

事到如今,因為得罪左風龍王……
唔係,明明咩都無做過,就惹黎左線峽蝶。
佢帶住玩玩下既心態,就令到人類絕種。
依家得返我同溫蒂妮。
世界上最後既兩個人類。
兩個女人。
人類,呢一刻已經可以宣告滅亡。

玩完啦。
玩完啦。
一切都已經玩完啦。


人類,呢一種垃圾既魔物。
終於適應唔到環境,係弱肉強食之下——
絕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