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擊。
決定性既一擊。
人類最後既一記反擊。

由草叢到跳出去。
拎起劍,一刀劈落去風龍王既頭顱之上。

打從一開始就無諗過成功。
即使係咁,我依然都要復仇。



劍鋒利無比。
即使係龍王既羽鱗,即使係龍王既頭骨都未必承受到呢一擊。
前提係打得中既話。

龍既眼睛望住我。
不寒而慄。
但係已經太遲啦!

「喝!」
斬中左?


得手?

消失左?
就好似一陣風一樣,龍王係我眼前消失左。

錯啦,並唔係消失。
佢只係飛走左。
佢飛左去十幾米之外。
速度快到好似消失左一樣。
完全無視物理法則。


呢D就係龍王既實力?
就係身為神明既力量?

失敗。
失敗左。
呀,失敗左。
刺殺失敗。

PLAN B?
無。
搵唔到。
實在無PLAN B。
姐係話,我都走到窮途末路。
天鈿女命,我好快就落黎陪你。



巨大既風暴再次捲起。
一眨眼既功夫,我已經比風龍王用龍爪壓住。

「汝為何尚未死去?幾天前汝應該被本王所殺,何解又能出現於此?」

「……」

「汝的武器……此為何物?汝究竟如何得來?」

「……」

龍王一臉驚訝。
即使係咁,我都已經改變唔到自己既結局。
身受重傷,內臟可能撕裂哂。
只要龍王係龍爪上出少少力,我即刻變成肉醬。



「罷了,去死吧,人類。」

突然之間,有道冰槍飛左過黎。
刺中左龍王既喉嚨,令到龍王失去平衡,向後倒地。
佢鬆開左龍爪。
但係我全身受左重傷。
雙腳唔聽使喚,爬唔到起身。

想逃走都逃走唔到。
反正點都好,都係死路一條。
算啦,由佢啦……

龍王爬返起身。
佢對天咆嘯一擊,令到方圓十里既魔物都雞飛狗走。



「汝是何人?蝴蝶女王?不,蝴蝶不可能有這種力量!」
龍王對天狂叫。

龍王再度咆哮。
由龍王為中心開始卷起左個巨型既颶風,將樹木連根拔起。
整片森林化為平地。

無數既魔物卷左上天。
只見地上面有一個人。
只有佢,無被卷上天。

「汝是何人?」
龍王飛左埋去。
果一個人即刻逃走。


銀色既頭髮……
溫蒂妮……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