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走。
隨住風龍王既咆哮,天空風雲色變。
成片森林比暴風移為平地。

如我所料,風龍王放開左希爾芙。
然後過黎追我。

我唔明白點解人類會咁弱小。
人類一直相信住太陽神,先唔講太陽神究竟係咪真係存在,但太陽神真係會去幫人類咩?
除左太陽神,就連其他既龍王,一切既魔物都覺得人類渺小。


人類呢一種生物就係好奇微。

如果我並唔係曾經係一個人類既話,或者我都睇唔起人類。
但我既然作為人類生存左兩次,就自然應該深愛住人類本身。

雖然人類係魔物面前同垃圾無分別。
相信魔物係自己既同伴,但實際上魔物只係覺得自己係可有可無既存在,只要阻礙佢,佢即刻會下殺手不念舊情。

雖然人類自身創造既世界體系對人類本身並唔友善。
好辛苦經歷過掙扎先可以係生存落黎,先至可以勉強生存到。



兩個世界黎講,人類都只可以悲慘咁生存。
正因為人類本身既無能。
即使如此,我依然深愛住人類。

或者可能係憐憫之心。
或者可能係人類身上望到我自己既影子。
我只係覺得唔可以放棄佢地唔理。

我並唔係神,亦無資格自居神既個地位。


我只不過想對佢地伸出一下援手姐。
想稍微拯救一下悲哀既佢地姐。

希爾芙。
尖耳既一個女人。
尖耳……同精靈族有咩關係呢?
精靈族,從來未出現過既種族,係由希爾芙呢個人衍生出黎?

望住佢悲憤既心情,令我產生左唔可以唔理既感覺。
再加上,佢係最後既一個人類。

最後既一個人類。
本能已經係弱者既人類,係一夜之間比風龍王殺哂。
如果唔係我救佢既話,希爾芙都會死。
如果希爾芙都死埋既話,咁樣人類真係絕種。



無錯,雖然全世界得返希爾芙一個人,但係人類到呢一刻都仲未絕種。
我要去保護佢,保護人類。
因為係雙胞胎,點都唔可以一屍三命。

風龍王不斷問我我係咩人,我無去答佢。
我只係一尾疾走,避過風龍王既追捕。

雖然我大概可以直接係呢到同風龍王一戰,但咁樣就無意義。
因為呀,呢場戰鬥係屬於人類既戰鬥。
我已經唔再係人類,無資格代表人類同風龍王戰鬥。
無資格代表人類同自然戰鬥。
無資格代表人類同世界戰鬥。

我淨低可以做既,就只有去幫一幫弱小既人類。


等佢地有能力挑戰風龍王。
之後既事,就睇希爾芙既造化。

要上呀,希爾芙。
最後既人類。

不愧係風龍王。
終於我比佢捉到。
巨大既龍爪壓住左我。
龍既眼睛同我對望。

「汝為何人?」

唔洗答啦,你應該都知我係邊個架啦。
去到呢個位,你應該都GET到我係邊個啦?



呢一刻,我諗返起果一個人。
唔係,佢唔係人,佢只不過係一隻蜘蛛。
捨棄左人類既身份,用蜘蛛既身份活下去既果一隻蜘蛛。

我再一次係到諗,人類身份係咪真係咁差?
真係寧願去做一隻蜘蛛,都唔寧願去做人類咩?
如果佢唔係蜘蛛,而係一個人類,成個故事會變成點?
係新手村果陣就已經比其他既魔物殺左?

人類絕對唔係弱者。
我望住風龍王身後既希爾芙。
無聲無息之間跳上風龍王既後背。
用劍插落去龍王既頸椎之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