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堂。
一座超巨型既教堂。
教堂前面有條過百級既樓梯,比人一種陰森既感覺。
 
係我地嚴刑迫供下,惡魔小妹妹終於講左比我地知,呢座教堂就係邪教組織既所有物。
然後我同天照,帶埋惡魔小妹妹黎到呢座教堂下面。
點算好?
直接衝上去?
光明正大去打低佢地?
 


好衝動。
不過以我既聰明才智,實在諗唔到第二個方法。
以我既力量黎講,去拆左座教堂都唔係件難事姐。
危險,應該就無。
上去啦。
 
我光明正大行上去樓梯到。
好快就有幾個人走左出黎阻止我。
 
「你係咩人?」佢地問我。


 
「保鑣。」我望住惡魔小妹妹講。
 
點你個知,惡魔小妹妹係咁扭頭。
搞到我好似變左綁架犯咁。
 
「人渣,連細路女都搞!」
佢地抆劍出黎。
 
有一個人衝左埋黎,用劍劈我。


 
「咪郁啊!你地試下行埋黎啊!睇下我會唔會一拳屌死佢?」
 
「……」
「好卑鄙!」
「可惡!」
 
係我既霸氣之下,呢班人開始慢慢散開。
散開。
散開。
 
一箭打中我個天靈蓋。
由邊到狙擊架呢?
如果我唔係隻蠍子女王,大概已經死左。
 


「怪物啊?」
「你究竟係咩人?」
「讓開!」 
 
佢地今次真係行開左。
然後我地三個人就光明正大咁行左入教堂。
 
推開大門。
見到一條好長既走廊,走廊上面仲有奇怪既神像。
而教堂入面有幾排長櫈,比唔同既人坐滿哂。
最入面有個人係講台到帶領眾人祈禱。
 
眾人比我地既舉動嚇親,紛紛注視落我地到。
「主啊,請讓迷途既羔羊得到救贖。」講台到既人,大概係牧師對住我地講。
  


「莉莉姆?點解你會係到?你地想點?」
長櫈上面,市長夫人好驚訝咁款。
 
「媽媽,佢地係壞人!」
 
「壞既係你地!邪教!」我大叫。
「你憑咩話我地係邪教?你單信市長片面之詞就覺得我地有問題?有問題既係市長,唔該你用你雙眼去確認啦!」
 
嗚……
 
「我……我,你地咁樣既款都唔叫邪教?」我無比佢地駁到。
 
「邪唔邪教,我地係唔係好人,係個好問題。之但係你令到呢位小妹妹唔開心,就一定唔係好人啦,如果唔介意既話,可唔可以放左個小妹妹先講?」
牧師行埋黎,故作友善。
牧師係一個惡魔族既神官。


佢個名叫亞巴頓。
係一個身型瘦削既中年男人。
感覺上都係唔方好人。
 
「我拒絕。」我回答。
 「係啊?」
亞巴頓笑一笑,世界變左黑色一片?

咩事?
發生緊咩事?
係咩幻象?
唔係,係世界真係變成黑色!
我唔知係咩技能黎,但係一道黑影由亞巴頓雙腳到延伸出黎
 
我比佢左嚇一嚇。


然後後退左一步。

呢個時候,亞比頓衝左埋黎,一手救左個小妹妹,一手投左我落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