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話唔再跟住我地!」
眼前呢位市長千金係咁推開我地。
天照就擋住係大門到,唔比夫人同千金離開。
  
「你老豆搵我做你地保鑣!你唔講低去邊鼠既話,我地邊到都唔比你去!」
我擺出一負閪樣出黎,唔比佢地出去。
 
「走開啊!」
呢位小妹妹不斷用雙手揍我,想趕我走。
但係我死都唔走喎。


受人錢財,替人擋災。
做個盡責既人,點都唔比佢地走。
 
嗚,你喊都無用。
我係唔會比你走架。
大宅入面既工人都望住我,見到我整喊個細路女。
想點喎,搵食姐,犯法呀?
 
「衰人衰人衰人衰人衰人!」
個小妹妹雙手無停過,係咁打我。


 
「你地咁樣做似乎有少少過份喎。你地依家唔係保鑣,而係禁錮!」
夫人抱住佢個女講。
 
「你地……」我正想講野既時候,比天照打斷左。
「係咁架啦,吹咩?」天照好臭寸。
我踢開天照,然後講返正經野。
  
「喂,我無禁錮你地喎,你地只要肯講去邊,我地就放行。」
 


「區區一個保鑣,請你注意你既身份!」夫人怒斥道。
  
「咩區區一個保鑣?」
天照好唔憤氣走返過黎。
佢好嬲咁大叫 :
「係兩個!」
 
好煩。
總之點都好,唔好比佢地出去。
因為佢地極有可能係去果個邪教既教會到。
所以點都唔可以比佢地去。
雖然話尾隨佢地可能會係一個好方法,咁樣先做到我地瓦解組織既目的。
不過點都唔可以比委託人既夫人、千金身陷險境啦,係咪先?
所以,都係按兵不動先。
 


話唔定佢地邪教班人會前黎接走夫人,咁樣就可以趁機捉住邪教既人。
要用嚴刑逼宮,係,逼宮,宮刑個宮!
要佢地供出邪教係咩一回事!
到時就可以一網打盡哂佢地!
哇,我咁都諗到,莫非我係天才?
 
「你地既思路愈黎愈似,蜘蛛同蠍子果然係同源既生物……」天照一面無奈咁講。
 
咩咩咩咩喎!
你咩意思先?
 
「我想去廁所。」千金咁講。
「OK,我跟埋去。」我咁樣回答。
 
全場靜哂。


 
「變、變態?!」千金咁講。
「大家都係女人,怕咩喎。」我咁樣回答。
 
魔物雖然話係無性別,不過蠍子女王都無可能會係男性啦。
話明女王,我自稱女性都係一件好正常既事,望咩呀望?
 
「呀,順帶一提,蜘蛛姑且不提,呢位蠍子生前的確係一位男性。」天照問口講。
講咁多廢話做咩呀?
我係為左做任務先咁做咋,我唔會比你偷走架,你估我好想一齊去廁所啊?
我先唔想比FBI拉,等等門口有似有人撳鐘……

唔理LU,跟埋位千金BB一齊去廁所先。
話都無咁快就去完LU。
同千金係廁所到出返黎。


見到道門打開左。
夫人唔見左。
天照仲企係到。
 
「夫人呢?」我問。
 
「比人帶走左啦。」天照理直氣壯咁回答。
 
「你唔阻止佢?」
 
「因為咁樣無咁好玩囉!」天照非常之理直氣壯咁回答。
 
除左食屎啦你,我都唔知講咩好。
個衰人居然就咁DOM低個自己個女走左去。
咁撚狗既仆你個街。


 
好!
就去搵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