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提要:略。
總之就係同邪教組織既人打緊果陣,我同天照比兩個神祕人救左。

依家我地身處於一間木屋入面,森林入面既木屋。
黑色爛衫既骷髏族男人係到磨刀。
紅色外衣既女人凝視緊我。

【死神】 骷髏-歐西里斯 法師 LV99

HP:7296/7296


MP:11984/11984

力量:726  敏捷:828
防禦:788  魔力:1644

【火焰之子】 人類-火蜥蝪 戰士 LV99

HP:12421/12421
MP:9457/9457



力量:1164  敏捷:1054
防禦:1064  魔力:971

火蜥蝪?呢個係果個紅色女人既名?
好奇怪,但係我就無多口啦。

呢間木屋係佢地既屋企?
雖然有少少簡陋,但係要有既野通通都有,都幾似一個正常既屋企。
似乎,呢兩個人係夫婦。



然後,火蜥蝪突然間開口:
「呢個就係你既繼承人?」

繼承人?
佢同我講野?
唔係,佢同緊天照講野。
天照笑一笑,然後回答:「唔知呢。」

「咁希爾芙呢?」
「秘密。」天照笑住回答。

「等等,你地講緊咩?」我問。
完全跟唔到進度?

「吓?你唔知咩?通常管理者會搵一個人做跟班,去繼承管理者既地位,好似師父同徒弟咁。」


繼承管理者既地位?
意思係,即係我有機會成為神?
「而我亦曾經係管理者既繼承者,曾經。」火蜥蝪似乎係到嘆息。
「你憎蜘蛛?」天照問。
「咁都無,似終係弱肉強食既世界。」

繼承者?
如果係咁,蝴蝶女王莫非都係繼承者?
會去繼承蜘蛛作為神既身份?

「不過呢個人何德何能?佢有成為神既能力咩?」
火蜥蝪望住我。

「梗係無啦。」天照諗都唔諗就回答。
呀,好過份。



不過,呢個火蜥蝪,絕對唔係等閒之輩。
最起碼佢認識天照,知道女神既存在。
甚至曾經係一個繼承者。
既然係咁,骷髏族男人更加令人在意。
至今為止佢一直係到磨刀,一句說話都無出過。
既無比我地既對話嚇親,亦無參與我地既對話。
好似成為神對佢黎講都不過係一件小事。

佢舉起左把刀。
似乎感到滿意。
毫無疑問,呢一把刀係一把寶刀。
所以呢個男人係一等一既刀匠?
身為一個法師,居然係到磨刀,實在係有少少唔合常理。



「火球術」
火蜥蝪一個火球車落去骷髏到。

「呀,好痛呀,做咩呀你?」
「我問你做緊咩先岩,磨磨磨,係到磨舊垃圾出黎做乜?」
把刀比個火球燒爛左。
好脆弱,究竟係把刀廢定係火球勁,呢層我就唔知啦。
「男人愛高達,女人唔明白。」
「九唔搭八。」

「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火蜥蝪,係火龍族,龍王之妹。至於呢個無用鬼係我先生。」
火蜥蝪企係身同我講。

「我……蠍子女王,無名既蠍子女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