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強攻教堂。
得到火蜥蜴同埋骷嘍族男人既幫助,我順利咁攻到入去。

企係我面前既,係前黑騎士成員,海克托。
佢拎住把兩米長既長刀,一把唔符合使用身長比例既長刀。
我係到諗,呢個男人究竟係咪真係揮得郁把長刀呢。

係呢個時候,男人又開口問我,要我報上名來。
好撚煩,就好似係D垃圾GAME創角咁,我填個名入去佢話個名比人用左,要我重新填過。
個死人NPC又重覆返同樣既說話,好似我一日唔揀好個角色名就一日唔鳩比我玩咁。



「名字算什麼,就算換個名字,玫瑰還是一樣幽香!」
我懶係野咁拋書包。
點閪知佢又係到問我叫咩名。
屌你班NPC唔好咁死板啦。

「暗影長槍」
我唔打算同佢係到9UP,然後凝聚魔力,右手伸向男人到。
由暗屬性魔法編織而成既長槍刺向男人身上。



男人無再係到講廢話,一下避開左我既攻擊。

「憑你就想打贏我?」佢大聲咆哮。
「哼,呢句話應該係我講先岩!」

佢瞬間埋我到身。
咁近既距離,對長刀黎講唔係不利咩?
不過咁近既距離,形勢對我更為不利。

「原子分割」


佢一刀由下而上揮舞,幾乎將我身體割開。
好痛,血如泉湧。
如果我唔係蠍子女王,呢一擊已經打到我瀕死。

不得不承認呢個男人好強。
用人類既身份係無可能贏到佢。
型態轉換。
屁股到生左條蠍子尾出黎,然後兩個鉗浮空係天上面。

「係魔物?」
男人即刻退後兩步。

哼,你拉開距離,仲更加有利我!

「暗影長槍」


再一次用暗影長槍攻擊。
漆黑既長槍投向男人到。
佢即刻避開。
「蠍子毒尾」
我既尾巴攻擊範圍仲大過長刀。
佢身手好敏捷,避開攻擊之餘,又一劍斬落我身上。

可惡。
呢個男人比想像中強。
強既唔係STATUS,而係佢對於戰鬥既經驗。
佢識得睇穿我既攻擊,知道幾時應該迴避,知道幾時可以攻擊。
就好似GAME入面最強既角色咁--

玩家。



而我就係擋係佢面前既BOSS。
我每一擊都可以打到佢重傷,但係佢可以透過回復藥回復。
我贏到佢就只有兩個方法。
1.一擊秒殺佢,只要我造成既傷害大於佢最大HP就得。
2.連擊,係佢回復好之前,連擊打死佢。

但係呢兩種方法都建立係一個前提之上。
我要先打中佢。

「放棄啦,我地有成千上萬既信徒,你係無可能打得贏我地!」
男人大叫。

「火流星雨」
天空上無數既火球落下。
將成座教堂打爛。


四圍都係火焰。
無數既屍體。

只見天空上面出現左一條龍。
赤色既火龍。

「烈焰龍?點會咁?神話級魔物?你地究竟係咩人?」男人問我。

喂喂!我夠係神話級魔物啦!
好機會!
蠍子之鉗。
一個鉗飛過去,佢即係用把長刀擋住。
另一個鉗偷襲!成功束縛住佢!

「我係咩人?好問題。我係不死族魔王!蠍子女王!」


「魔王⋯⋯?」

「究極光束」
巨大既光束貫穿左佢既身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