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下著毛毛細雨。
細雨打落在地上,發出一股微微的青草臭青味。
大地被雨水沾濕了,而我亦被雨水弄髒。
但我不太討厭這種感覺,我挺喜歡這一種氛圍的。
最起碼,這裡能讓我放鬆下來。

開咩玩笑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點解又會黎左呢到架?
吓吓吓?


點解啊?

我企係朗豪坊門外。
青草?無呀屌你,得石屎味咋!
屌屌屌!
係,無錯。
我又返左黎呢個討厭既地方。
香港。

Alice佢就係香港?



「Welcome to Hong Kong.」
蝴蝶女王拍下我膊頭講。
可惡既閪女人,點解我會揀同你一齊黎架?
唉,算啦,是Q彈。

「今日日期係?」我問。
「7月14。」

7月14。


放榜係7月13。
Alice佢地成班死既日子係7月13。
姐係話今日係Alice死左之後既第二日。

「我應該點做?」我問。

「唔知你,我只係奉命行事,跟住你架咋,HAHAHA。」

呢個女人。
真係麻煩。
我唔擅長應付呢一種女人。
再加上佢對卡珊德拉見死不救。

好難去信任佢。
我唔係偷襲、殺死佢已經偷笑啦。


居然要我同佢合作,係咪搞錯左D咩?

然後,我打算行返去屋企,或者學校先。
行上彌敦道,我先發覺有種好奇怪既感覺。
旺角無人。
好似係個死城咁,一個人都無。

天色雖灰暗,但係未去到黑色,姐係話依家應該仲係朝早或者下午。
呢個鐘數無可能會無人。
究竟發生左咩事?

Alice佢地陷班產既第二日,香港都變左死城?
莫非全香港市民同佢地一齊陪葬?
無可能,點會有咁樣既事發生?
但事實真係,旺角一個人都無。


無車,無人。
但最詭異既係,所有商場都有開放。
之但係入面一個人都無。

我開始懷疑,呢到係咪真係香港。

「點解會一個人都無?」我問。
「你唔係有特殊技能架咩?情報掌握?」
「情報掌握呢到都用到?」
「你唔知咩係特殊技能?所謂既,嗯哼,唔講比你知。」

閪女人。
唔理,情報掌握,點解會一個人都無?
[鬼知。」
……


即係點?
唔知?

情況好奇怪。
我應該點做?

「你唔係有能力叫管理員出黎架咩?天照好似講過,世界有回報BUG既機制,可以用呢個方法黎召喚果個世界既神?」

蝴蛛搖頭。
「呢到,並無管理員。」

咩話?
無神?
姐係咩意思?
係一個無神既世界,定還是係神明死左?


無神運作既世界,都講得通……好似又唔通,如果無神,邊個負責營運呢個世界?
神明死左?好似好奇怪,神都會死架咩?不過,天照都曾經講過,RPG世界既神明都換過幾代……

無論如何,呢個香港好詭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