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岩果個人究竟係?」火蜥蝪開口問。

「地獄既大公爵‧阿斯塔錄,唔同世界入面,所有惡魔共通既其中一位王。」天照回答。

「唔係問呢樣,佢究竟係邊個?」火蜥蝪追問。

「無人比佢更加清楚啦。」天照望住骷髏族男人。
無人比佢更清楚Alice,天照如是道。
天照唔係望住我,而係望骷髏族男人。
女神係咪諷刺緊我?


抑或,對於Alice既了解,佢比我更加深?

骷髏族男人嘆息,坐係地上面。
「前世,我地係同學。我、Alice,同埋佢都係中學同班既同學。」
男人望左蜘蛛一眼,又繼續開口。
「我前世壽命好短,得18年命。我地全班同學同時死亡,就咁樣全員轉生黎呢個世界。」

男人開始憶起往事。
「Alice係我地班入面既女神,係全班最靚女果個,同時係我既初戀。」



「無人想知。」蜘蛛即刻打斷佢。

「佢係一個好犀利既人,無論咩都做得好好,簡直係個天才,運動成績都好好,對人又好有禮貌,又好鐘意笑……你係到笑咩?」男人問我。

「無,你繼續啦。」我無再傻笑。

男人口中既Alice究竟係咪我認識既果一個Alice?
我認識既Alice好少露出自己既笑容。
印象之中從來都無笑過。
每一次見面,佢都好少講野。


談唔上有禮貌。
亦都稱唔上係個天才。
除左生得靚之外,完全同男人既描述唔同。

「啊,無呀,係初戀咋,以前既事咋!一千年前我上一世既事啦,真架!再講啦,我都幾乎唔記得左佢個樣啦,係佢突然間出現,我先至醒起,唔係既話我都唔記得哂啦。」男人拼命解釋。

「但係你一眼認出佢個樣。」火蜥蝪冷冷地說。

「上一世……上一世既野,特別殘留有印象,話哂前世既事,無可能會忘記啦、哈!我都好記得梁……SORRY,唔好睥住我。」男人愈描愈黑。

「哦。」火蜥蝪無乜表情。
「唔好嬲啦。」男人拼命安撫。
「我無嬲。」火蜥蝪都係目無表情。
「唔好嬲……」
「我都話無嬲!」



 「總而言之,佢就好似係主角咁樣既一個人物啦。」
男人嘆息。
「係喎,你都識Alice?但係蜘蛛話你唔係同學?你係Miss Chan?你係邊個啊?」

「我……」我準備開口既時候,比蜘蛛搶左對白。

「不足掛齒之人,就只係個配角。佢既身份唔重要,亦都無必要知道。」蜘蛛嘲笑我。

無錯。
我就只係件垃圾。
我既身份,點都唔重要啦。

「哇,好型呀小蛛蛛~係啦,咁蠍子仔你打算點做?」天照問。



「我可以點?」

「仲繼續同阿斯塔錄戰鬥?」

「我都唔知。」

「去追佢啦。」
蜘蛛插嘴。

追佢?
咩意思?

「去搵佢啦,你都應該想見佢啦。」蜘蛛似乎想指引我。

「但係,點樣追?」



蜘蛛笑左一笑。
「我知道佢係邊,我可以帶你去見佢——如果你想既話。」

「我想。」我諗都唔諗,就回答。

「我都去……都係算。」骷髏族男人望左火蜥蝪一眼之後都係決定收皮。

「見的地,就係果度,發動空間魔法。」蜘蛛用手指住我。

「等陣先,帶多個伴去好似好D喎,似終係果一個地方。」天照說。

「你講得岩,但係身為管理員最好唔好去其他既世界。蝴蝶!」蜘蛛說。

「HELLO,叫我?」


蝴蝶女王係門到行左入黎。

蝴蝶女王……真心咩?
真係要佢同我去?

「比多個選擇你啦。」
天照啪左下手指。

教堂上蓋比人吹走左。
羽毛散滿一地。
暴風之王,風龍王。

「揀一個做你既同伴啦,風龍王定係蝴蝶女王。」天照說。

α.蝴蝶女王
β.風龍王

二揀一。

「無得WHY NOT BOTH?」我問。

「唔得,佢地見面就會打架。」

咁我應該揀……?

「係時候出發啦,發動特殊技能,空間魔法。」蜘蛛指住我施法。
[獲得特殊技能[技能使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