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塔錄究竟係你邊個?」蝴蝶女王問。

我同佢係細雨中漫步。
與其話係漫步,不如話係我跟住佢行。
似乎佢有一個目的地要去,但係一齊都同我講話無目的地。
佢自稱自己跟住我行,但實際上佢係到帶路。
佢究竟想去邊?

「我既意思係,愛麗斯……Alice。」



Alice係我邊個?
我搖一搖頭。
「已經唔重要啦。」

「咁你又想搵佢?」

我無回答。
保持沉默。
我既行為好矛盾。
但係無所謂啦。



「咁依家呢?你依家究竟想點?」
蝴蝶停低左,望住我問。

我張開口,都係算。
我都唔係好清楚自己想點。
想見Alice。
想見下佢。
僅此如此。



「你啊,會唔會一直都比人利用緊都唔知?」
蝴蝶開口問我。

「你唔覺得,你所有既行為都係比天照控制緊?」

我望住佢,無出聲。

「正因為你咁無主見,一切都順其自然,先會不知不覺落入去女神既劇本入面。女神諗緊咩,無人知,就連蜘蛛大人都唔知。比天照控制,都只係我既推測姐。你憑咩覺得天照一定係好人?一定會係你既朋友?」

呢個時候,我先發覺,係天照主動提議要我瓦解邪教組織。
但係,堂堂女神又點會唔知道邪教組織同惡魔有關呢?
女神唔會對惡魔出手,本來比我既感覺係有協議之類在身,神明唔可以直接剷除惡魔,而天照本身亦想消滅惡魔好耐。

之但係蜘蛛既態度完全唔同。
蜘蛛好明顯想直接驅逐哂所有惡魔走。


明明大家都係神明,態度真係差好遠。
如果係咁樣既話,神明同惡魔之間並無一個所謂既「協議」。
並無規定神明絕對唔可以向惡魔出手。
姐係話一切都只係睇神明既心情。

如果我既假設成立,咁樣天照對於惡魔一事就抱持絕對既中立。
如果係咁,天照點解要我接呢個瓦解邪教組織既任務?
點解天照想我見惡魔?
定還是係,天照希望我同Alice見面?
呢個先係天照既目的?
咁對天照有咩好處?

「喂喂,你又黎啦,又係諗神明諗緊乜。」
蝴蝶又係到笑。
「擁有管理員既權限,除左得到果個世界所有既知識、修改世界既權限,大腦既運算能力亦遠超於一般既生命體架。哈哈,你用一隻蠍子既腦,點可能明白神諗緊咩架!」



「點解你會咁清楚?你都係神?」

蝴蝶停左係到。

雨好似開始變大。
定還是係幻覺,只係氛圍變得奇怪?
有種寒意係到?

「定還是,你係繼承者?神明既……蜘蛛既繼承者?」我問。

空氣好似凍結左。
然之後,蝴蝶開口大笑。

「係又點,唔係又點?有分別咩?去到呢一個世界到,就算我係唔係神都無分別啦!我同你一樣,都只係隻微小既蟲!」



我無透露自己既情報比佢知。
佢亦都無講關於自己既野。

我同佢,由始至終都係敵人。
即使依家我地有一個短暫既合作關係,我地亦唔會成為同伴。
亦唔會成為朋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