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既街道。
黑色既七人車係馬路上面左穿又插。
避開一座大廈,差D撞爛左枝燈柱。
唔講仲以為玩緊GTA。

唔洗問阿貴都知,揸車果個人係我。

係,係我呀!

唔知邊到偷左架車返黎。


咁橋又偷到鎖匙。
而我本身又識揸車。
一切都太巧合,甚至覺得有人係背後安排。

後面有幾架車追住我地。
係子彈蟻既車。
好明顯同一般既車唔同。
佢地架車有成尺厚既裝甲。
就算係我都唔可以輕易打穿。
然之後車頂上面仲有枝格林機關槍。


呢架係裝甲車。

裝甲車係鬧市入面行走,實在有種突兀感係到。
我第二個反應係:UNCLE SAM佔領左香港?
咁樣既話都解釋到點解香港無人。
空無一人既城市。

「你手車都幾好。」風龍王伸個頭出窗外。

我笑一笑,無回答。


如果我同你講我考左幾次車都肥哂佬你信唔信?
你以為我避緊子彈,實際上我只係好勉強先控制到架車,架車先會左郁郁右郁郁。

不過咁都唔係辨法。
咁落去我地就算唔比佢地打到變蜜蜂窩,都會比佢地追上。

風龍王呢個時候跳上車頂。

佢好似用左層暴風結界擋子彈。
很好,不過我地都係會比佢地追到。

風龍王引弓待發。
架車咁搖,佢咁都搖撚準備到?

發射。


穿過彈林。
正中一架車到。

果然打唔穿。
箭插左落車頭到。
但係做唔成任何既傷害。

我係咪應該讚嘆風龍王既臂力呢?
佢咁都射得入裝甲車。
雖然無任何既撚用。

「我會解除結界,用技能擊破佢地。你小心D避開。」
風龍王拋低呢句說話,就半跪係車頂拉弓。

其實你有無諗過變返做龍型態秒柒佢地呢?


無。因為你只諗到你自己。

「爆裂射擊」

一道金光閃過。
如果用返現代既武器形容。
呢一箭就等於反裝甲車用高爆彈。
光箭穿過裝甲車,引發爆炸。
成功擊破。
一架⋯⋯

不過已經好好啦。
接住呢個勢,打埋淨低兩架啦。

但係我地撞車。


我地架車撞左落一間七仔到。

風龍王就咁比我拋左出街。

佢爬返黎,望住我。
我苦笑。
子彈殺唔死我。
因為被動技能[毒素免疫],神經毒素唔會殺得死我。
但係對於麻痺既效果,我就無可奈可啦。

雨愈落愈大。

我地比子彈蟻圍住。
GAME OVER?
變返做龍型態啦。


唔係喎,以龍既體型,一定係咁食子彈甚至炮彈。
就算變做龍都未必有利。
雨愈落愈大。

雨。
愈落愈大。

「水」從天而降——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