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同蝴蝶女王黎到一座舊樓到。
好殘舊,都應該有幾廿年既歷史。
蝴蝶咩都無講,就行左上去。
我只好跟隨其後。

舊樓無LIFT。
要行樓梯。
有種好陰暗既感覺。

究竟去緊邊?


我無開口問。
似乎呢到係座住宅?定還是係商業用既大廈?
呢點我就唔係幾清楚啦。
舊樓並唔係好大。
每一層就只有兩個單位。
每個單位幾百尺左右。
非常之細。

行到上去四樓既時候,蝴蝶係其中一個單位面前停低左。



「你憑咩覺得我一定係好人?」
蝴蝶背對住我。

咩意思?
佢究竟想點?

「你啊,會唔會太過信任我呢?如果呢個時候,我同你講我想殺你,你會點?」

笑唔出。
佢係講緊笑?


的而且確,我跟住佢呢個行動實在好魯莽。
姐係話,依家我要同佢打?

「雖然話我係蜘蛛大人派黎幫你架姐,但係你又點知道我一定真心想幫你?其實啊,我想剷除你好耐。」

蝴蝶轉身望住我。
好邪惡既笑容。
佢行埋黎,伸出手摸我塊面。
係我耳邊輕輕咁講:

「講笑咋。」

然後又係到笑。

真係笑唔出。


佢究竟係認真既?
抑或真係只係講下笑?
我睇唔透。
不過,或者我唔應該對佢放低戒心。
呢個女人絕對唔可以睇小佢。

「你又有無發現……點講好呢,你感唔感覺到一種違和感?」蝴蝶問。
「咩意思?」
「你記唔記得你點樣黎呢到?」
「咪蜘蛛用空間魔法傳送我地黎。
「無錯。」
「有咩問題?」
「佢淨係用左空間魔法就傳送左我地黎呢一到。」
「咩意思?」
「唔知呢。」



蝴蝶笑一笑,然後慢慢推開鐵匣。
入面好細。
似乎係個住宅?
一房一廳一廁所,連廚房都無。
梳化。電視。木檯。
三樣野已經霸佔哂D空間。
木檯之上仲有部電腦,仲用舊幾廿年前D舊時代MOON。

一個人都無。
蝴蝶直接跳落梳化到坐。
呢到係佢屋企?
定還是係點?

蝴蝶伸手指一指梳化隔離既房門到。


房門鎖左。
佢既意思係叫我開門?

門後面究竟有乜野係到?
我有種唔係幾舒服既感覺。
直覺話比我知門後面一定唔簡單。

正當我隻手放係門柄,準備推開既時候。
我身後既鐵匣又比人推開左。

「你地係咩人?」

我本能地回頭一望。

一個女人。


拎住手槍指住我。
而呢一個女人。
我曾經見過。

約翰‧提托。
大賢者。
聯盟既大賢者。

只不過佢身穿現代香港既服飾。
究竟係人有相似,定真係同一個人?
我好驚訝咁望住佢。
「蠍子女王?仲有……王?」佢好驚訝咁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