狩獵。
意思係殺死佢?
蜘蛛女王又係咩意思?

「放心啦,一切都盡在女神同埋蜘蛛既掌握之內。」

蝴蝶笑一笑,關返到房門。

「狩獵蜘蛛女王係咩意思?」我問。



「就係字面既意思。當然啦,我講既蜘蛛女王並唔係我老細啦。」

換言之,佢係講緊惡魔族魔王。
果一隻蜘蛛女王。
之但係咁,蜘蛛女王係呢個世界到咩?
佢唔係應該係RPG世界咩?
即使佢真係係香港,咁都唔洗係香港到斬殺佢架。
以神既權限,直接係RPG世界到抹殺佢唔係仲方便咩?

「我知你有好多疑問,但係我唔會答你。我老細似乎唔想透露太多比你知。」



又係咁。
咩都唔講既情況之下要我做野。
到頭黎我都係好似比佢地利用緊咁。
我嘆左啖氣,正想拒絕佢——

「如果你唔做,你就唔會見到阿斯塔錄。」
蝴蝶就好似係到威脅我咁。
好卑鄙。



無辦法。
我就只可以繼續做女神同蜘蛛既走狗。
我同蜘蛛女王無怨無仇,嚴格黎講佢對我有恩。
我真係唔想殺佢。
之但係,如果我唔殺佢,我就見唔到Alice。
點解要逼我?

我嘆左口氣。
望住蝴蝶,我就知道我唔可以反抗佢。

「你都要幫手。」
蝴蝶對住約翰講。

約翰思考左一陣,就點頭答應。



「咁就乖啦,唔似某D屎忽鬼咁咁多野講。」

——一切盡在女神同埋蜘蛛既掌握之中。

蝴蝶既呢句說話係我腦入面揮之不去。
我係咪就只係天照同蜘蛛既棋子?
到頭黎我都只係比佢地控制緊。
我開始懷疑到底自己有無自由意志。

「時間差唔多啦,次元既魔女。」
蝴蝶又係到奸笑。

「我地需要你既力量,作為次元魔女既力量。」

「我既力量?」



「發動空間魔法啦,目的地座標係⋯⋯」

天空變成黑色的。

空間魔法?
我記得蜘蛛成日用呢一招技能。
而我地之所以黎到香港,就係靠呢一招技能。
咁樣既話,我地係去⋯⋯?

「放心啦,我同你一樣。蝴蝶同蠍子都不過係個棋子。」

蝴蝶說。
我睇唔出佢係係到笑緊,定係嚴肅咁講。



「就只係得海龍同低等既蟲唔同。」

「等陣先!蜘蛛都係蟲啊!」

「正因為佢係蟲,我地先會覺得佢犀利。」

空間魔法。
我、蝴蝶、約翰同時被傳送走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