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係深切治療部外,獨自一人面對蜘蛛女王同子彈蟻。
三個子彈蟻。
每位都手持步槍。
身穿藍到發黑既戰鬥服。
頭上面仲有個頭盔面罩,一睇就知係高科技產物。
戴住面罩令我覺得佢地好似COPY AND PASTE既產物。
睇唔到樣,就覺得佢地好似係機械人咁。
有血有肉既機械人。
不過NPC同機械人又有咩分別呢?



子彈蟻無攻擊我。
佢地等候緊蜘蛛女王既命令。
蜘蛛女王係敵人?
點解會帶住班子彈蟻?

「唔該借借。」
蜘蛛女王想行入去ICU。

「係敵人!阻止佢!」
風龍王拖住傷痕累累既身體,行左過黎。



「阻頭阻勢。」蜘蛛女王說道。

然之後又有一個人行左過黎。

黑騎士。
第七位魔王。
黑騎士。
然後,黑騎士除左頭盔——



白雪。

「你入去啦,呢到由我黎擋住。」
白雪一頭銀白色既銀髮同黑色既盔甲形成強烈既對比。
風、海龍王一戰,風龍王受到重創。
海龍王完全無傷。

要係到同海龍王戰鬥?
咪玩啦,白雪根本唔係我地幾個擋得住既對手。

蜘蛛女王光明正大咁行左入去。
我正想追上去,面前出現左冰牆擋住我既去路。
子彈蟻被困在外,冰牆內就只有風龍王、我同埋白雪。

「雖然估唔到會係由你地黎,但係其他既事都盡在阿斯塔錄既掌握之中。」


白雪輕輕一揮劍熱身。
「阿斯塔錄一早預計到蜘蛛會派人黎突擊,只係估唔到唔係派蝴蝶而係派你地。

不過都會預計你地會同『佢』接觸,所以我就無殺死你地,放你地走,等我地可以跟蹤你地。」

佢係邊個?
病房入面既人?

「殺左佢,蝴蝶就會即時死亡。」
白雪說。

咩意思?

「你唔知咩?果然蜘蛛係咩都唔會同你講,只會一味令用你,然後你無利用價值既時候殺左你。



入面果個人就係蝴蝶本體。蝴蝶係個好特殊既例子,佢大腦未完全死亡,但係靈魂已經轉生左去RPG既世界到。佢既靈魂可以係兩個世界到遊走,但係同時意味住呢邊既肉體死亡,果邊既靈魂亦要超生,簡單講殺左房入面既人,蝴蝶就要死。阿斯塔錄好難得先將佢帶到黎呢一個世界,但係比蜘蛛救左,仲封鎖左消息,無人知道佢既下落。

之後我地就引你地入局,出手殺佢。」

「機心算盡,果然係海龍王。」

「你唔係都係好憎蝴蝶女王咩?佢死左,對你黎講唔通唔係一件好事?」

風龍王無回答。

「你都係,你唔憎佢咩?」
白雪問我。
我⋯⋯
問我憎唔憎,我緊係憎啦!
但係⋯⋯



唔知點解,我無以前咁想殺佢。
或者我都覺得蝴蝶幾可憐。
入面昏迷果個,都不過係個細路女。
佢由幾多歲開始,就陷入昏迷?
明明仲好後生。
明明呢邊只係昏迷左幾年,果邊就作為蝴蝶生活左幾千年。
我係到諗,究竟邊一個先係佢?
昏迷不醒既少女?
蝴蝶女王線蛺蝶?

「一切都盡在阿斯塔錄既掌握之中。」
白雪銀劍插地,無打算攻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