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接左。
融合左。
我係邊個?
蠍子女王。
蠍子女王有幾多個?一個。

頭好痛。
可惡。
兩邊都係我。
跟住蝴蝶既都係我。


同風龍王一齊既都係我。
分裂左,然後再次合返埋一齊。

訊息量太多,令到我個頭好痛。
好痛。
簡單總括下先。

1.我係NPC。
根據阿斯塔錄所講,我只不過係由蜘蛛整出黎既NPC。
就算我對Alice既記憶,父女之間既感情,完完全全都係虛構出黎。


可惡⋯⋯
如果我無分裂做兩個人,自己一個承受呢個事實,我早就崩潰左。
事實上我早就崩潰左,分裂之前我崩潰左。
合返埋一齊先將呢種崩潰既感覺減半。

2.呢個香港都係偽物。
據阿斯塔錄所言,呢個香港係COPY出黎。
只係單純複製舊有既世界而創造出黎既新世界。
理所當然帶唔走入面既人。
所以呢個香港入面所有人都係NPC。



3.ICU入面果個細路女係蝴蝶真身。
蝴蝶前生並未完全死亡,但係靈魂已經轉左生。
如果入面呢個蝴蝶前生死亡,亦會殺死轉生後既蝴蝶。
阿斯塔錄同白雪為此而黎。

4.惡魔魔王蜘蛛女王入黎殺死蝴蝶前生。
不過,佢入到去ICU果陣,我、蝴蝶、約翰同時傳送到去ICU入面。
救左蝴蝶前生,亦順利擊殺蜘蛛女王。
成個人型既上半身比蝴蝶扯左出黎。
無論點睇,佢都應該即場死亡。

蝴蝶笑一笑,將蜘蛛女王條屍掉去阿斯塔錄面前。

「都係蜘蛛大人棋高一著啊,佢一早計到你地會點做,你地跌左落蜘蛛既陷阱到⋯⋯無錯,跌入左蜘蛛網到。」



白雪行前左一步。
「即使係咁,你地全部人都要死係呢到。」

白雪唔係講笑。
佢既存在感極強。
有股好強既氣場係到。
無錯,以佢既力量,在座所有人都唔會係佢既對手。

「覺悟啦。」
佢既劍凝聚光芒。

「究極光束」
「龍嘯吐息」
「魔法流星雨」


「蠍尾射擊」
蝴蝶、風龍王、約翰以及我同時展開攻擊。

「流水斬擊」
就只不過係水屬性最基本既技能。
屬性加埋斬擊呢個詞組,證明係再普通不過既普通技能。
但係使用最基本既技能,都足以壓制我地既大招。

瓦礫四散。
ICU⋯⋯無事。
風龍王變左做龍型態,用自己既身驅保護住ICU、蝴蝶前生。

白雪依舊都係人型。
佢既力量係壓倒性既。
已經輸左。



單騎足夠滅我地團。

絕對之際,我見到蜘蛛。
蜘蛛。
蜘蛛⋯⋯
不過,唔係禁忌既果一隻蜘蛛,唔係蝴蝶既上司。
而係本應死去,惡魔魔王·蜘蛛女王‧阿南西。

人型既上半身無左。
下半身既蜘蛛腹部依舊在蠕動。
然之後,有舊物體係腹部爆左出黎。

不過係隻蜘蛛,人類SIZE既蜘蛛。
但係伸出左隻龍咁大既蛇出黎。



「你咩時候產生左我係蜘蛛女王既錯覺,介紹返,我既種族係蛛女擬尾蝰。」
巨型既蛇。
而尾巴末端好似蜘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