蠍子毒尾!
我伸出毒尾攻擊白雪。
白雪揮劍,一下就錯開左毒尾。
拉到埋身,劍刃差D抹開我條頸。
蠍子之火!
我全身著火,白雪即時比到反應退後。
佢迴避之際不忘攻擊。
「寒冰射擊」
幾道冰刃由白雪右手飛埋黎我個身到。
正中,血液四踐。



隨後,佢一劍放落去我條頸到。
將死。
無論係技術定係力量,以至係經驗佢都完全壓制住我。

「你地走啦,其實我都唔想殺你地。」

蜘蛛女王已經入左去。
蝴蝶可能已經死左。



「我想見Alice。」

白雪收起劍,問 :
「你究竟係邊個?」

「我係Alice既爸爸。」

記憶湧哂出黎。
做錯事。
離婚。


撫養權係老母到。
完全見唔到Alice。
Alice都好憎我。
人生失敗。
自殺……
……

「我只係想見Alice姐。」

「我只係想見佢……我以為佢死左……唔係,我唔知佢轉左生……我想見下佢。」

我既說話已經開始語無倫次。

「對唔住……對唔住……」



「係我做錯左……」'

白雪身後出現左一個人。

阿斯塔錄。
擁有同Alice一樣臉孔既人。

「Alice……」我企起身,想行過去佢到。

白雪以劍指住我條頸。
唔比我過去。

「Alice……對唔住,係我……你……你點啊?」
我問。
我一直向佢道歉。


同我解釋以往既錯事。
尋求佢既原諒。

目無表情。
猶如空洞一樣既眼神。

「你啊,係咪搞錯左D咩?」Alice說。

「我係地獄大公爵阿斯塔錄,前世的而且確係你所講既Alice。」

「——但係啊,我無老豆。」

但係啊,我無老豆。

——但係啊,我無老豆。



但係啊,我無老豆。

阿斯塔錄既聲音係我腦入面迴響。

係咩意思?
代表唔承認我呢一個老豆?

「就係字面既意思,我老豆係我好細過果陣已經死左。」

——但係啊,我無老豆。

「而你啊,就只不過係NPC。係梁同學制作出黎既NPC,唔通你無發現自己只係一直跟住佢地所想黎行動咩?」

我係……NPC?


我……
咁……Alice?

「你既記憶都只係偽造既產物,係假架。」

「神有絕對既權力,點會運制做一個NPC都做唔到?」

阿斯塔錄既說話仲利過白雪既銀劍。
一下就插入我既心臟深處。

「你同呢個香港一樣,都只係偽物,就只係真貨既彷製品。呢個香港除左NPC呢班偽造既人類,而你就只係得偽造既記憶,實際上都係同一樣野。」

「一切都係假架。」

——一切都係假架。

一切都係假架。

——一切都係假架。

「唔該你幫手,令佢解脫啦,白雪。唔該。」阿斯塔錄說。

我……
原來係假架。
我就只不過係個假人。
好攰。
係到死左佢算。
死咪死,反正我都無靈魂。
反正到時蜘蛛又會整多個NPC出黎代替我。
天照一直跟住我原來係因為我係蜘蛛整出黎既NPC咋。

風龍王,你唔洗幫我擋啦。
搞到自己重傷為乜呢,你又擋唔住佢。
而我死左咪又係咁。
咪又係咁。
咪又係咁。

——一切都係假架。

白雪企係我既面前。
舉劍——
——揮落。

「蠍子之鉗」

黑色既鉗咬住白雪既劍。

「係咩人?」

雙鉗係到飛舞。
係我眼中,出現左四隻黑鉗。
我既兩隻,仲有兩隻係邊個架……?

啊……個好痛。
我……
我見到……
約翰。
蝴蝶。
蠍子。

我見到另一位蠍子女王。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