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處都係鮮血。
無STATUS之下既戰鬥。
究竟係好事,抑或係壞事?
有無贏既可能性?

左手幾乎廢左。
頭上面都唔知出現左幾多個傷口。
如果我仲係一個人類,咁重既傷勢底下,應該一早就已經死左。
我咳左口血出黎,勉強咁企返起身。



大蛇既傷勢比我更為嚴重。
左眼變成肉醬。
蜘蛛腳無左三條。
頭上幾塊鱗片裂開。

完全係撕殺。
RPG世界入面都未試過有咁樣既戰鬥。

大蛇狂叫。
然後即刻噴火。



我一下子拉近距離,利用毒尾攻擊。
麻痺毒針!
雖然左眼睇唔到,但佢依然避開到我既攻擊。
然後,一口咬落黎我到。
我即刻拉返兩鉗過黎。
佢大力一咬,將我左鉗咬裂,但係牙齒亦因而咬崩。
滿口鮮血灑落黎我塊臉上。
我再以毒尾攻擊。
但係佢即刻跳後幾步,拉返開距離。



好快。
佢速度比想像中快好多。
拉開距離,對佢有利少少。
用魔法對轟,大概只係五五波。
不過佢隨時可以火車咁樣,衝埋黎咬我。
而且烈焰吐息唔需要儲氣,同我既究極光束唔同。
究極光束雖然威力無比,但係攻擊前一定要儲氣。
再加上,佢仲有一招——

「蜘蛛結界」
犯規一樣既BUG既技能。
無條件束縛住附近既所有人。
地上面既蜘蛛絲綁住左我隻腳。



「烈焰吐息」
大蛇開口攻擊。

郁唔到?
「蠍子之火」
我全身自燃,燃毀地上面既蜘蛛絲。
好險,勉強避開大蛇既火焰,但係我亦因為自己既技能全身著火。

大蛇直接衝埋黎!
張開口,撲埋黎我果到。

就係呢一招之內,決勝負!
必殺技!
蠍子毒尾。



我既尾巴猶如打樁機一樣刺左出去。

短短一秒之內,勝負已分。

大蛇咬住我條尾。
我條尾巴,就咁入左大蛇既腹中。
好痛。
之不過。

究極光束。
用盡所有力氣,展開攻擊。
直接係佢腹中,發射究極光束。
無法迴避既一擊!

大蛇痛苦咁哀嚎。


跌左係地上面,無再郁動。
而我條尾巴,亦因此而斷落。

斷左條尾,但係贏左……
我坐左係上面。
痛到郁唔到。

阿斯塔錄望住我。
我亦都望住佢。
彼此都無講野。

羽毛係空中慢慢飄落。
風龍王比人打到訓左係我隔離。
巨大既身軀打通左上下兩層。
約翰返返黎,想扶起風龍王但係扶唔郁。


而海龍王依然高掛係天空之上。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