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塔錄既臉孔如舊。
一如既往都係Alice既模樣。
佢的而且確係Alice。
係我所認識既Alice。
只不過我唔係佢既爸爸。
我就不過係個NPC。
係個虛構既NPC。
我既記憶,我既一切都只係蜘蛛所虛構出黎。

我只係個NPC,僅此如此。



子彈蟻壓住我,我郁唔到。
只可以張開雙眼,望實Alice。

Alice欲言又此。
我同佢,實際上只係互不相干既兩人。
一個係真實存在既人物,經歷過轉生,最後成為魔神既主角。
另一個係虛構既人物,一切經歷都係假貨,就不過係個路人。

我無力掙扎。


亦都諗唔到有咩可以講。
我想放棄。
反正我就不過係個NPC。
就算呢一個我完成唔到任務,蜘蛛都可以制造無限個我出黎。
我既存在根本就係無意思。

而且約翰已經死左。
無返返黎已經係最好既證據。
擁有空間魔法既佢,可以無視一切既距離。
只要佢想去邊,就可以去邊。


但係佢返唔到黎。
好可能已經死左。
唔係,係一定已經死左。

我想喊。
但係我不過係個NPC。
喊都係無意義。
我只須跟隨本能(設定)而活。
其他既感情都係假既。

我終於明白,點解咁大件事依然無蜘蛛既支援。
咁係因為我只係棄子。
多我一個唔多,少我一個唔少。
無救援既必要。
死,不過係死左個NPC。


唔值得可憐。

阿斯塔錄沉默左一陣,卒之開口。
「殺左佢。」
三粒字。
否定左我既人生。

其中一個子彈蟻上子彈。
槍口對準我既頭髗。
只要撳個制,我個頭即刻會爆開。
理所當然地,子彈蟻扣下板機。

眼前一黑。
張開雙眼。
依然係眼前一黑。



呢到係死後既世界?
我好似經歷過第二次既死亡。
係呀,我已經死左。
不過今次既死,同上一次唔同。
可能係因為上一次有BACK UP,所以我去左個白色既房間。
而今次,我只係入左個黑色既空間。
無上下左右之分。
好似宇宙一樣,我漂浮係空中。

呢種感覺!!!
好奇怪。
嗚。
想嘔既感覺。
呢個感覺叫咩……我唔識形容。


無錯,係種異樣感。

【萬物歸一者】 猶格‧索托斯

HP:
MP:

力量:  敏捷:
防禦:  魔力:

STATUS?
我見到……怪物。
上億既蟲卵,有大有細,有D大到成舊殞石咁,有D仲細過粒米。
上億既蟲卵癡埋一齊,係到發光,猶如脈搏一樣變大變細。



有個女人,坐係係蟲卵怪物上面。
灰黑色既皮膚,極陰暗既黑暗精靈。
然後,佢出左句聲:

「食屎啦你。」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