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族魔王城。
姑且就咁樣稱呼我住既地方啦。
雖然成座「城」就只有我、瑪麗同埋龍人。
其他既守衛似乎唔係到……
算啦,不死族係頹頹地。
不過我假假地都叫做個魔王。

我係NPC。
無靈魂既生命體。
隨手可以製作上億個我出黎。


即使知道呢個事實……
我都唔知道自己應該點做。

以前既我,好似一直都依照住本能黎行動。
去見Alice。
不過,依家先發覺自己呢個所謂既本能,
好有可能係蜘蛛設定出黎。
只係希望我去接近Alice。
蜘蛛最終既目的係乜,我真係唔知。
而我,亦都唔知自己想點。



無命令,我呢個NPC又應該何去何從。
我好攰。
好心煩。
有時係到諗,不如死左佢算。
反正蜘蛛都應該唔需要我。
就算需要「我」,都會整多個新既「我」出黎。
我,根本就無意義。

我既願望係乜?


npc有願望架咩?

有。

我望住瑪麗,諗返起往事。
瑪麗係邊個?
真正既瑪麗係前不死族夫人。
而眼前呢個瑪麗,就不過係前不死族魔王嘗試整出黎既產物——不完全既復活產品。
只係重新構成到肉體,重新構成相同既性格、思維、記憶。
外在形式完全一樣,但係靈魂並唔相同既同一個人。
瑪麗佢究竟有無靈魂,到底佢係真正既生物,抑或是同我一樣,都係NPC?

根本就分唔到。
就算我開口問瑪麗,瑪麗自己本身都唔會知。
因為蜘蛛講過,靈魂係屬於神域所研究既野。


低等生命無法證實靈魂既存在。

呢個時候,我先發覺自己同瑪麗真係好相似。
於是乎,我搵到自己真正既願望。

「關於復活儀式,你地究竟研究到幾多?」
「我去過我先生生前既研究所,亦即係比你破壞左果個,發現幾乎完成左研究。」

完成左研究?
復活既儀式?
真係有辦法復活?

「可惜功虧一簣,完成左理論既時候比你地阻止左,呀,唔係,你地既阻止係必然。」
「……你恨我地?」
瑪麗並無回答。



我企左起身。
我已經決定左。
自己之後要做D乜。

係我腦入面,出現左一個人既身影。
唔係蜘蛛。
唔係天照。
唔係阿斯塔錄。
係約翰。
約翰‧提托。
大賢者,次元的魔女。

我既願望就係,復活次元的魔女。



「係禁忌,復活係禁忌,你真係要咁做?」瑪麗問。
點頭。
「復活要個條件,犧牲三千萬份既靈魂,奪取其中既能量黎固定返復活對像既靈魂落肉體身上。問題就係,你依家並唔知復活對像既靈魂去左邊,你仲要犧牲一千萬份靈魂黎搵返復活對像既靈魂。

所謂奪取靈魂既能量,係要殺左果個人先,而果個人既靈魂一千年內唔可以再投胎轉世。呢到已經唔再係神域階段既野,已經係去到星球、世界層面既野。靈魂係星球既……可以當係錢,或者星球既生命力,呢個行為就係破壞緊呢個世界。

簡單黎講,你係要殺死四千萬個人。

知道完真相之後,我都無信心再去支持呢個計劃,所以你都係放棄啦。」

仲洗問既?
主意已決。
四千萬個人姐。
照殺。



只係有個問題。
前不死族魔王既研究……會唔會研究得太過深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