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
突擊步槍既子彈彷如閃電一樣傾落我既身邊。
毫無意義既攻擊。
以佢哋既描準速度,根本唔會有打中我既機會。
我一下子走到指揮宫的面前,只係一腳踢埋去,佢既頭顱因而粉碎。
善於與人類作戰既士兵,就算再優秀都好,都無可能打得嬴我。
因為我係怪物,不存在於此世之物。
佢哋無經驗同怪物戰鬥,認知入面根本無怪物既存在。
面對突如其來既神秘生物,就只會兵敗如山倒。



少女望見我英姿,亦係一如既往的目無表情。
同驚訝既兵士形成強烈鮮明既對比。
壞掉既眼神。
究竟要經歷幾多,先會有呢種絕望既神情呢?

少女絕對唔係平凡既人物,最少我既直覺係咁認為。
我唔覺得我同佢既相遇係一件偶然既事,係呢個世界既神所安排?
加百列既目的究竟係啲咩?
無法想像。
因此思考亦無意義。



坦克。
出動埋坦克。
已經分唔清邊一邊係法軍,邊一邊係西班牙軍。
反正對我嚟講無所謂。
擋喺我面前就一定要死。
呢個係惡神既處事守則。

暗影長槍。
呢一招魔法應用喺呢個世界就等同於刺針式飛彈一樣,一下就能打入坦克既裝甲。


裝甲如紙一樣被撕碎,瞬間化成火海。

天空上面既直升機唔敢輕舉妄動,只係喺高空都觀察我。
無必要去攻擊佢哋。
阻唔到我既話就無必要攻擊。

喺我強力既武力介入之下,雙方既戰鬥暫時休戰。
換嚟片刻而又虛偽既和平。

少女始終一言不發,抱住個鐵盒跟喺我既身邊。
而我,就嚟到反抗軍既大本營。
因為戰爭而發動暴動,獨立出嚟既某個小鎮。
唔會對西班牙或者法國妥協既自治軍事小鎮。
軍力雖弱,但係似乎兩派軍隊計劃都唔係以呢個小鎮為優先。
小鎮既軍力比想像中強。


拎起干戈既小鎮反而得到和平。
放棄掙扎既小鎮卻遭到毀滅。
真係諷刺。

鎮上面既人帶我去到某個人既面前。
似乎係小鎮入面最話得事既人。
佢想見我。
畢竟突然間出現咗個衣著奇怪、戰力極強、又生得貌美如花既超級靚女出現咗。
換轉我係鎮長都會想要會一下呢個人物。
探一下是敵是友。

然之後,我發現咗個驚人事實……
語言不通,完全溝通唔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