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出現既人物。
與其話係人,不如話係不知咩既生物。
擁有同人類相似既外形,但係種種一切同人類唔同。
漆黑既皮膚、頭上長著雙角。
呢到既黑色唔係指佢既人種,而係完完全全既深黑。
背上長有黑色蝙蝠翼,破破爛爛。
如果話佢比人既感覺似咩,我可以老實回答你。
惡魔。

作為村入面既武裝部隊首領,我被任命為今次會見既保鏢。


負責保護村長既安全。
拎住M16,身穿避彈衣,企係村長隔離,見證住呢次既會見。
老實講,我唔覺得呢把突擊步槍對眼前呢隻惡魔有用。
不過點都好,都要有個裝飾喺到,點都唔可以兩手空空同惡魔談判掛。
作為一個淨係識戰鬥既中年大叔,我唔係好聽得明惡魔同村長既對話內容。
畢竟我呢啲武夫,就只係識得拎起枝槍,聽從村長既命令去捍衛家園。
世界形勢,外交談判一概不曉,只要交比村長就得。

村長係個七十歳左右既阿伯。
好似好有智慧,實際多得佢英明既帶領之下,我地先可以係西班牙同法國既戰爭中獨立出嚟。


作為村民既我,就只可以去相信佢。
思考唔係我既工作,我只須要戰鬥就得。
如果惡魔有咩奇怪既企圖,我就用子彈送佢去見上帝。

惡魔身穿住黑色既西裝,由頭到尾都係黑色,形成詭異既感覺。
佢坐落梳化到,繞起隻腳。

「交出鑰匙啦。」
「我唔明你想講咩。」
「銀鑰匙,渺小既人類。」



村長皺一皺眉頭,無回答惡魔既問題。

「我係為咗你地好,人類無能力駕馭鑰匙既力量,鑰匙就只會為你地帶嚟災厄。」
「我地無你口中既鑰匙。」
「點會無,如果你無鑰匙既話,點可能殺死哂周邊既軍隊。」
「咁係因為我地有一流既戰士,並無你地所謂既銀鑰匙。」

惡魔笑咗一笑,然後又繼續講︰

「坦克都比你地拆到,你地村有啲咁強既武器咩?同埋我地觀察到有奇怪既生物出現咗。」
「奇怪既生物?」
「明顯唔屬於呢個世界既生物,介入咗呢場戰爭,救起咗你地既一個……細路女村民。你地係咪用咗銀鑰匙既力量,召喚咗奇怪既生物出嚟?」

唔屬於呢個世界既生物?


你有無望過自己先講呢一番說話?
不過……
我開始明白惡魔講緊咩。
除咗惡魔之外,的確有另一個奇怪既人。

灰暗色既皮膚,身著奇幻世界風格既衣服。
冷豔既尖耳女人。
但由於語言不通,我地安置咗佢喺客房。
嗰個女人就係銀鑰匙?
但又好似唔係?
佢講緊鑰匙,應該係種死物嚟?
佢講到明召喚……
算啦,聽唔明。
就算思考落去都唔會明。



「老實講,我唔想出手,唔好逼我……將呢到移為平地。我只係想拎返鑰匙,如果你比我既話,我以後都唔會再……」

我拎起步槍,對住惡魔既頭部猛轟。
感覺到殺意。
係傭兵既直覺。
煙消雲散,只係見到惡魔頭上流住藍色既血,依然企咗喺到,屹立不搖。

真係怪物。
明明打中咗,但係流血了事。
單憑人類,果然係殺唔到呢隻怪物。

「唉,係你逼我。」
惡魔舉起右手,形成咗個魔法陣。

「係地獄之中,懺悔啦!」



突然之間,玻璃窗化為碎片。
藍色、全副武裝既軍人破窗而入。
同一時間,舉起步槍連開數槍。
打中咗惡魔既胸膛。
同之前一樣,藍色鮮血四散。
但一秒之後,惡魔臉露痛苦,魔法陣隨之消失。
臉色發青,口吐白沬,然後跌喺地上面,郁都唔郁。
斷咗氣。

我聽過傳聞,UNCLE SAM擁有一隊奇怪既步隊。
唔係用嚟殺人。
而係用嚟殺外星人、怪物、怪獸之類既特種部隊——

子彈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