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話搞惦哂D觸手,但係佢本體依然係到。
本體到呢一刻為止都仲未出手,究竟佢盤算緊D咩?
土元素咩都唔理,衝過去用拳頭打佢。
怪物硬食拳頭,完全無反擊。
雖然話係硬食,但係對於十幾萬血既佢黎講,呢一拳同比蚊咬無分別。

我都唔敢亂咁攻擊,究竟怪物想點?
情報掌握都查唔到既怪物,佢究竟想點?
我既攻擊手段得番暗影長槍可以用,如果係咁既話,我SUPPORT土元素仲好。
攻擊就交比土元素啦。



「你……是誰?」
怪物口中係咁細細聲聲吐呢幾粒字出黎,令人有D心煩。
用幻像魔法?唔得,對方魔力太高,我剩餘既MP連用一次幻像魔法都做唔到。
最衰係幻像魔法既MP消耗要睇敵人既魔力,如果可以無限制咁用就好。

我同怪物就係咁互相望住對方,兩方面唔敢攻擊。
仲有無其他可以打低佢既手段?
無。幻像魔法可能真係我既王牌,早知就唔咁早用啦。



怪物出手啦!
怪物張開口,然後,係雷擊?
哇!怪物口中面發射左雷擊(?)!
正中雷擊既土元素一下子無左幾千血,防禦咁高既土元素都扣咁多血,然後仲要麻痺左。
比想像中麻煩好多。
我走上去支援,但係怪物即刻放左D唔知咩電磁波定係唔知咩野出黎,我陷入左麻痺狀態。

可惡!咩技能黎架!
[鬼知]
查唔到,呢個對手好麻煩。


而且,毒對佢無效,真係好憎呢D兔疫毒既怪物。
然後,雷擊!
今次係打我!
麻痺左既我完全避唔到,硬食。

嗚,好痛。
冷靜D。
就算唔可以用情報掌握分析佢既技能,我都可以用自己個腦黎分析。
雷擊(?),睇黎係雷電傷害仲要附加麻痺。
電磁波(?),應該係類似我招蜘蛛結界既技能,不過唔係束縛,而係麻痺。

麻痺同束縛都可以封鎖敵人既行動,但係唔同既地方在於,麻痺緊係連技能都唔可以出。
頭先一擊已經扣左我三分一血。
而怪物,大約只係無左十分之一血。
但係,我既技能大部份對佢都無乜用。



真係有勝算?
無。真係無。
觸手再生。
D觸手又番番哂黎。

真係令人絕望。
勝算,真係有?
二十條觸手。
如果唔擋既話,佢每粒火箭炮係扣到4000血左右,匕首係1000血但係可以連擊,機關槍每秒大約扣到3000血。

勝算,係有既。
前提係,要削弱隻怪物先。

土元素血唔多,佢全面防禦觸手既攻擊。


二十條觸手學精左,完全唔打我,去哂圍殿土元素。
仲好!

反擊啦!
土元素,同我頂住呀!
千奇唔好死呀!

本體親自挑戰我!
張開口,係雷擊?
無咁易,蜘蛛結界!
雖然束縛阻唔到佢使用技能,但係束縛緊係瞄準唔到我,所以無論如何都係打唔中我!
同打機好唔同!
呢場係真正既撕殺!
行錯一步就會死!
無得複活!


無得回血!
但係咁樣先至刺激!

暗影長槍!
扣既血唔多。
唔緊要!
我撲左上去怪物身上,佢既雷擊就打唔我。
電磁波?
無用!就算我麻痺左都好,只要我係你身上,你就打唔中我!

三條觸手番黎護航!
土元素即刻捉住佢地,唔放佢地走。
雖然唔知係咪錯覺,但係土元素真係勁左好多。
居然比二十條觸手圍毆都未死。
仲有一半血。


佢開哂技能,將所有防禦能力全開,居然可以坦到咁。

「你……是誰?」
怪物繼續低語。
「我只不過係一隻路過既蟲姐!」
暗影長槍!

無錯!雖然我既輸出唔係好高!
但係只要係咁磨落去既話就有機會贏!
已經磨左四分之一血!
暗影長槍!

將稱號切換為【勇者】!
雖然唔知有咩用,但係我覺得【勇者】呢兩個字型D!
暗影長槍!

「勇……者』」
「無錯,今日係黎討伐你!」
「猶……猶格大人!」
唔知佢想講咩!但係,我絕對唔可以比佢生還!
蜘蛛結界!
觸手係來自於怪物既尾部,姐係話我係本體用蜘蛛結界,所有觸手都會束縛住。

土元素!上啦!
雖然你已經無乜血,但係用上你最強既一擊啦!
土元素開左大技。
突然之間,發生左地震,大地裂開,無數既山石同時刺穿左怪物本體。
好……好犀利!

再打落去,話唔定有機會贏!
仲有,三分之二血左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