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就係垃圾,要怪既就怪你既能力不足啦。垃圾係唔應該存在係呢個世界。」
果個法師伸個頭過黎我到講。
「能力就係一切,廢既人連條蟲都不如。」
然後係到喪笑。

嗯。
我打從心底裡討厭呢個男人。

「唔好意思啦,你就去死啦。」
法師跳後幾步,然後施法。



「聖光射擊」
佢枝杖上面閃耀住光芒,然後就射過黎。
無避開既必要。
硬食啦,反正都係R痕。

「你無血啦喎,點呀,係咪絕哂望呀。」
絕望既日子我已經經歷過,咁少既事唔會令我絕望。

「你得番百幾HP咋喎,有咩遺言呀?」


我舉起手。

「永別啦。」
最後,佢又施法打我,扣埋我最後一點HP。
當然,呢個係幻像黎,係佢眼中,我只係個40LV既法師,打幾下就會死。

「咦?係咩法術?HP歸0都仲未死?不過,你可以捱到幾耐?」
暗影長槍。
一下,就扣左佢一半HP。



「嗚……點會咁……點會咁高攻,你做過咩手腳?」
搞笑。

「神官!補血!BUFF我!」

「求下我我咪BUFF你囉。」
天照笑一笑,其他所有人都被佢麻痺哂。
麻痺一分鐘,有D咁恐怖既技能架咩?

「可惡……」
佢又用碌杖指住我。
真係無聊。

「天照之光」
佢技杖突然出現左個小太陽,然後,就射出光束出黎攻擊我。


咦?
唔?
吓?
哦?
原來係咁。

都係R痕。
我改變主意啦,都係唔好殺佢。
我要比佢知道咩係比死更難受。

幻像魔法,改變對果個法師既設定。
依家法師既眼入面,佢會見到無數隻微型蜘蛛,慢慢爬到佢身上,包圍佢全身,逐忽肉逐忽肉哎佢。

「嗚……你係咩人……好痛呀……點會咁……呀……你……地係……外星……擁有……外星力量?」
外星力量?個名咁膠。


外星力量,指既應該係外掛?
應該係掛。

「好痛呀……死開……死開……死……開……死開……」
當然,一切都只係幻像黎,唔會對佢造成任何傷害。
但係,咁就夠啦。

佢係咁用手抓自己,抓到自己皮開肉裂。
「嗚……嗚哇……」
好啦,解除幻像魔法。
但係,佢已經番唔到轉頭,已經痴左線。
佢仲係咁抓自己,仲仍住蜘蛛仲係佢身上。
整到一個人痴線,係一件好容易既事。

佢既同伴見到,都唔敢講野。


戰士同弓手打緊,弓手好明顯係絕望既劣勢。
暗影長槍,一槍貫穿左戰士既身體,就咁殺左佢。

我走過去弓手到,然後問佢:
「你……你……想……你想點處置呢班人?」

但係,換黎既只係一句「你點解要殺左佢……佢好善良架……」
佢係到喊,明明戰士頭先真係想殺左你。

「我再問一次,你想點處置呢班人?」
「……」
「……」
「我……放左佢地啦。」
「但係佢地想殺左你喎。」
「我唔知……」



「明白。你地走啦。聽到未?」我大叫。

「魔王嘛,果然……」天照細細聲講。

班人即刻雞飛狗走。
然後,我混入果班人入面一齊走,係弓手睇唔到既距離到用蜘蛛結界捉哂佢地。
唔。
真係少經,殺哂佢地都升唔到1LV。

我番番去,弓手係坐係到,係到問「點解?」
我無回答。

算啦。
弓手真係唔重要。
有一樣更加重要既事。

「天照,我終於知道你係邊個。」
「哦?好開心哦,小蛛蛛居然肯主動同我講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