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喎,咁果兩個人點?
依家唔係注意天照既時候,果兩個人無事嘛?

「走啦?小蛛蛛?唔去查下發生緊咩事?」天照笑住講。
我無理佢,走番出去。
「你有咩唔明問我都得架喎。」
「唔關我既事。」
「果兩個人又關你既事?你唔係想殺死佢地架咩?」
我無回答。
「你之前唔係係咁殺人架咩?無論係黎襲擊你既人又好,自己既同伴又好,你都殺架喎。」


我都係無回答。
「呢D係咪叫,角色形象崩壞?」
我無回答,唔理佢,走番出去。

果然,果兩個人根本唔係大蜘蛛既對手。
佢地打得辛苦,如果唔係天照頭先開左女神之劍令佢地回血既話,大概已經死哂。
女神之劍,真係有可能一劍斬到150000傷害?
明明天照本身既血只有8000左右。

大蜘蛛望到我,然後又係果句。


「你係邊個?」
頂,悶唔悶?

戰士突然之間衝左上去,然後用用劍打埋身戰。
無用架,你地唔係佢對手。
大蜘蛛都無再理佢地,一下撲向我到。
仲好!
我順勢走左出去,走左出工廠。
要打既話,唔好係果兩個人面前打好D。
廢事比佢地發現我咁高LV。



「你係邊個?克蘇魯呢?」
我無回答,然後……
大蜘蛛又撲左過黎。
我順勢用蜘蛛結界綁住佢,然後用蜘蛛毒牙。
同頭先果隻怪物唔同,呢隻易打好多,就算係我一個人都輕鬆打得贏。

「嗚……你……」

暗影長槍。
一擊就打左佢三千血。
比想像中勁好多。

「蜘蛛結界!」佢都開結界,綁住左我。
然後,走人?


唔係掛?
咁就想走?
暗影長槍!
一槍貫穿左佢既身體。
死左。

點解我要救佢地?
我自己都唔明。

戰士同弓手走左出黎。
「無事嘛?」
「隻怪呢?」
佢地依家先一輪嘴問我,明明之前仲無視我。
今次,到我無視佢地。
為左合符常理,我用幻像魔法整到個樣同HP睇+落就死咁。



「無血啦你,飲番血水先啦。下次唔好咁啦,我地係一TEAM人黎架嘛!」
弓手友善咁比左樽血水我。
唔。
天照依家先慢慢走左出黎。
「喂!我需要個解釋,你地頭先去左邊?」
戰士大聲問。
天照冷笑左一聲,無回答。
「喂!你知唔知你差D害死左我地呀!」
明明之前仲成個狗公咁,依家居然興師問罪。

天照。
大賢者。
佢究竟想點?
係敵人,定係朋友?



「我想點?應該問你想點先真。」天照又板起個笑容。
「你……」
「我?出黎啦!你想點,大家都已經心知肚明啦!」

大家?
邊個大家呀?有無人可以解釋下狀況。

「屌!係你迫我。」戰士大聲怒喝。
「喂喂,就算我無迫你,你會咁做啦。」
「出黎啦。」戰士揮一揮手,然後十幾個人出現左。

係十幾個40、50LV既冒險者。
帶頭既係……冒險者介紹所條友?
咩回事?



「放低身上既錢啦,如果唔想上去見女神既話!」帶頭既人講。

「火燭……你?」弓手驚訝咁問。
「有咩好驚訝?」戰士喝番佢轉頭。
「你……點解要咁做?」

果兩個人既對話真係煩,大約就係咩你唔係D咁既人,你好善良架;另一個就話你識條鐵咩,咁樣升LV先快。
好煩,早知殺哂佢地算。

「總之,小蛛蛛、天照,你地交低你身上既錢,就走啦。我唔想對你唔客氣。」
你明明話過咁樣升LV先發,姐係會殺埋我地啦。

「喂,唔計得同你算添。呢個任係咩回事,點會有隻咁強既怪物出現?」戰士又屌介紹所條友。
係喎,呢個係40LV左右既任,隻大蜘蛛已經勁到唔正常,何況入面仲有隻龍級既外星怪物。

「我都唔知呀……不過依家無事就得啦。」介紹所條友伸一伸脷。

哦!簡單D黎講,介紹所識員同強盜結盟,放任務出去比冒險者,以後派D強盜去埋伏,劫財劫LV。
哼。
十幾個人又點?
蜘蛛結界。
全場束縛。

「咩話?點會咁架?係咩魔法黎?」

由一開始,佢地就無可能打贏我地。
佢地一出黎,就已經中左幻像魔法。
MP得番唔多,但係足以殺哂佢地有找。

「喂喂,小蛛蛛應該唔太擅長一次過同多數既人打,其他人就交比我,你就放心打王啦!」天照之後開範圍技。

「哦?其實你真係好可疑,你究竟係咩人?」介紹所識員問我。
我望住佢。

【光魔法使】 矮人-巴爾幹 法師 LV76

HP:7842
MP:8219

力量:776  敏捷:716
防禦:771  魔力:834

原來76LV法師。

「你地究竟係咩人?」
好煩呀!個個都咁問!
「唔答我,唔緊我,因為你地會葬身係到!」

問:敵人可以撐到幾多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