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挑而得到勝利既話,呢件事上係絕對無可能。
但係,只限於「單挑」同埋「勝利」呢兩回事上。
黑騎士同排骨既戰鬥,當然唔會只係「單挑」啦。
當然,我所追求既並唔係勝利。

STATUS遮蔽,用技能就會比人發現身份睇落去根本就係廢。
但係,佢有個極大既好處。
你咩時候產生左黑騎士同排骨單挑緊既錯覺?

生命連動。


我將我既HP駁去黑騎士到,雖然每秒淨係傳送到1%HP,姐係200血,但係呢每秒200血已經好重要。
排骨無辦法確認黑騎士既STATUS,所以佢係無法得知任何既事情。
包括有人幫緊黑騎士回血。
包括佢既攻擊能唔能造成到有效既傷害。
包括自己究竟係處於優勢定劣勢。
查唔到STATUS既情況下,佢對戰況係一無所知。
習慣左有STATUS既情況下,呢個世界既人係唔會識得點樣可以係睇唔到STATUS既情況下戰鬥。

每秒200血,對於排骨既一連串攻擊黎講,呢二百血係無可能抵消到佢既傷害。
所以,我同黑騎士要做既野只有一樣。



拉布!

拖佢時間!等黑騎士回多D血!

「乜你去到呢個程度咋咩?睇黎其他領主勁過你好多喎。」
黑騎士一退後,我就係到9UP爭取時間回血。

排骨企係到,好似以為自己所以既攻擊都無效。
佢應該諗緊黑騎士究竟係咪免疫哂毒同暗影攻擊。


毒同暗影攻擊係排骨既攻擊手段,如果可以免疫哂,咁樣排骨就無可能贏。
當然啦,實際上,呢兩個攻擊手段都打到黑騎士無血。
不過,排骨睇黎唔信,似乎佢覺得無可能有人勁到同時免疫兩種傷害。

「暗影長槍」
暗影長槍係暗屬性攻擊入面既上位技能,我都有呢招技能,所以清楚明白呢點。
比佢打中會扣好多血。
當然,我係唔會比呢件事發生。
魔法反制。
反制佢既暗影長槍。

「嗚……」
排骨呆左一呆,完全唔知發生緊咩事,淨係見到自己既暗影長槍突然間消失左。
然後,黑騎士就走左上去斬佢。
喂!蠢材!你過去同佢打做乜?嫌自己既血太多?



排骨又拆開枝杖,用把幼劍反擊。
說好的咩劍聖繼承者啦?埋身戰居然係雙方唔用技能之下比佢壓制,對面好似仲要係法師黎。
法師用劍呢點本身已經唔合邏輯,玩劍仲要玩到咁鬼勁。
算啦,呢個世界本身已經係唔合邏輯架啦,之前第8層果到仲見到火箭炮同機槍添,佢唔變做O武士再抆光劍講我係你老豆已經好好。

又無乜血,黑騎士又退後拉布。
哇!使唔使咁狼呀!排骨居然唔比佢抖氣空間,直接衝上去斬黑騎士。
蜘蛛結界,我幫你幫到盡啦,黑騎士,自己執生啦。
仆佢個街,黑騎士戇居居咁企左係到,你究竟有無心玩架?

唔得啦。係時候出殺手鐧。

「我對你好失望,歐西里斯。再打落去都係無意思,我比個機會你。三招,三招內打低我既話,我就比你過去,如果唔係既話你就走啦。當然,我會企係到比你任打。」



三招,應該唔會一招秒殺黑騎士掛。
排骨係到猶豫緊,佢諗緊係咪陷阱。
岩啦,慢慢諗啦,咁樣先係架嘛,唔係既話黑騎士點樣回得切血?

「唔好咁睇小人,黑騎士,你會為後悔。」

排骨出招啦,第一招係暗影長槍。
好彩姐,雖然呢招高攻,但係實際上都只係打到1000幾血左右。
依家黑騎士有成3000血左右,無問題、無問題。
不過可憐既白雪有排挨。
硬食!得番2000血,無事,企係到,頂住,然後扮野!

「係咁咋?」我又去嘲諷佢。

第二招!


「靈魂收割」
[靈魂收割:對單體造成中型暗影傷害。若對方HP低於33%時,再造成一次小型暗影傷害,然後下一次自己造成的暗影傷害威力大幅度上升]
咩話?
等等?呢招?
呢招應該係對無乜血既敵人用,佢睇得穿黑騎士仲有幾多血?
唔係,應該係撞彩架姐……
計埋傷害同埋我拖放既回復之後,仲有1500血左右。

麻煩啦。
今次真係麻煩。
回快少少……
第三招黎啦。
佢換左個稱號,變成【黑魔術師】
今次大獲,係BUFF暗影魔法既稱號。
再加上之前靈魂收割既BUFF,有可能一下打到1500血出黎。


唔得啦,點算?
魔法反制佢?唔得,咁都係輸,姐係同佢講我認輸。

點算?
救佢?反制魔法?
但係咁樣咪……姐係話認輸?唔得。
不過,咁樣落去,白雪會死。
因為我既錯,白雪會死。
我諗起土元素。
有少少唔舒服。
會後悔?因為我害死白雪?
因為我既錯?
咁點解依家唔去救佢?
救佢好簡單架姐,用一用魔法反制就得。
救佢啦!救佢啦!
點解唔救佢呀?
點解呀?
我問你點解呀?
我想施法,但係……施唔到。我唔想施。

我呢,原來真係個人渣。

「暗影長槍」
BUFF哂既暗影長槍一次過貫穿左黑騎士既心口。
1500HP,岩岩好,HP歸零。
死左。
白雪死左,呢個係事實。
因為我,白雪死左。
我……

蜘蛛結界,束縛住白雪既屍體,唔比佢跌低。
然後,我大聲咁講:
「原來係咁,你只不過係去到呢個程度。」

排骨嘆左口氣,然後撤退。
係呀,贏左啦。
但係點解我完全無贏既感覺?
土元素……

等到排骨既軍隊走哂,我走左落去。
望住黑騎士。
HP:0/7183
係呀,零左啦。
係呀。
因為我……

「呼~」
白雪將黑騎士既頭盔除左落黎。
呀?
「好彩姐……好彩及時用左復活道具姐,如果唔係就玩完啦,真係好彩。呢舊靈魂石,HP歸零後,一般時間後回復少少HP又幾好用喎,不過就係貴D,算啦,都幾抵啦。咦?你做乜喊呀?」
「無……岩岩跑落黎流汗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