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煩啦,今次真係麻煩啦。
今次真係史上出現過既最大危機。
時間要去番幾個鐘之前。

「終於打低左啦,打低左歐西里斯。」
白雪除低左黑騎士盔甲,然後望住我。
嗯……
「你究竟有咩人,點會有D咁樣既道具?」
Errr……點答佢好?
「你唔會真係魔王下話?」


死火……
「不過,魔王又點會黎我地。大賢者老人家真係犀利,你呢件盔甲係大賢者到偷出黎架?」
「係……」
「不過今次真係全靠你,全靠你先保得住呢個城市。」
……
「係呢?不如,你做我既同件啦。我再重申一次,我係勇者,做我既同伴打低魔王啦。」
勇你個頭,你個翻版!我先係勇者囉好唔好!
「做咩唔出聲呀?」
好煩……走啦……唔好理佢。



「咪走住啦,過黎啦!」
去……去邊呀喂!

呢到係?
酒館?
……
轉個頭,我同佢入左間酒館。
木制既圓桌,木制既木椅,木制既酒杯,真係好有異世界既味道。
但係……
生前我都未入過呢D地方……


「打完場仗緊係要慶祝下啦!乾杯!」
眼前呢個女仔講緊D完全唔似係十八廿二既女仔講既野,表面上係個女仔,內心居然係個大叔。
唔會掛?佢唔會同我一樣都係……
應該……唔係?
突然之間,佢拎出佢把配劍黎扑我個頭。
「喂!出句聲啦!好悶呀!一場黎到,咁鬼靜既你?」
想死。
好煩。
完全唔想理佢。
點解會無啦啦比佢捉左過黎架?

好煩呀!!!
放過我啦……
「喂,做我同伴好唔好呀?唔?做乜唔飲呀你?」
救命……


「我叫你飲呀!」
然後,佢拎起我個木酒杯,將杯酒倒入我個口到。
嗚……嚕咕……咳咳……
好苦……
發咩癲呀?咁快就醉左?
想死。
本來以為係啤酒,但係感覺上又唔似係,雖然我以前都未飲過。
幾滑,幾灼喉,但係真係非常之苦,大概仲苦過之前第6層既果隻,甲由、蝸牛、蛆蟲三合一既果隻突變奇美拉蟲。
無汽既……睇黎呢個世界既釀酒技術並唔高。
與其話係啤酒,不如話係一杯勁苦既水。
呢個世界既人都係飲緊D咁既樣?
難以想像。

等等!
然後,白雪又用叉拮起左舊小食,一舊白色既唔知咩黎,然後塞入我個口。


之後,佢就醉住,伏係木台到唔郁。
等等……痴線架?
哇!呢回事?咁苦、咁乾、咁臭既?
一定有問題?
連D小食都苦過DeeDee,一定有問題啦!
我望下四周圍既人,其他人都若無其事咁食野。
吓?呢個世界既人既味覺都有問題?
白雪又再塞左白色野入我個口。
咳……哇……屌……你……咩……
[腹痛(30分鐘)]
哇屌!
又黎?悶唔悶D成日肚痛?!
冷靜少少先……
酒館食野肚痛……?
呢碟咩野食黎架?


[乾炒突變型突美拉蟲]
……
痴線架?
咩料呀?比D咁既人食?

我望一望個老細,個光頭大隻佬,原來個老細啤住我。
吓?
我望一望白雪,佢果杯野同我果杯野、我面前同佢面前既果碟小食都係唔同。
吓?
唔得,我真係好痛……發生咩事?點解要咁做?
唔係掛?個老細妒忌我?
睇真D,白雪其實都幾靚。
銀白色既長髮,藍色、銀色輕便盔甲包住既身體。
皮膚好白,纖細,完全唔似係一個冒險者。
唔算太高,亦唔算細粒。


醉左既佢,嘴唇變得紅潤,一呼一吸,打開,關閉,打開,關閉。

搞……搞錯……
係喎,依家既我……用緊既幻像魔法……並唔係……女性既小蛛蛛,而係男性既痴線蜘蛛D蜘蛛絲癡住枝樹枝……
衰人……我要殺左你……
唔得啦,痛到要壞掉了。

拿拿臨……比錢……就人啦……
我推白雪,但係佢唔醒。
頂!
算啦……
我拎銀包出黎……
銀包?
由頭到尾都無D咁既野!
我係一隻蟲……大自然係唔使用錢架……
吓?
咦?
錢呢?
原來我身上一蚊都無。

SHIT!!!!!
點算?
白雪,快D醒啦!
醒呀!
唔郁。
GG
玩撚完。
唔緊要,我搜佢身,搵下佢身上有無錢。

等等?真係要咁做?
真係?
我個幻像係男性……
……
會唔會比人當係癡漢架?
喂……太遲啦,個老細行走過黎,捉住我隻手。
GG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