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番番黎香港,究竟係為左D咩?
雖然係一隻垃圾GAME,但係我都係想留番係果個世界多D。
因為,香港係一隻更加垃圾既GAME。
反正,香港都有一大堆人開外掛。
就連遊戲既管理員,香港既管理者,都係幫緊D開外掛既人。
This is Hong Kong.

LIFT門打開,行多幾步,黎到屋企門前。
毫無意義既門口,反正門既後面同出面既世界都係一樣。
都唔係我既歸宿之處。



嘆左一口氣,推開門。
反正,呢個鐘數,門後面都係無人架啦。
無人仲好。

一打開門,我間房既門突然之間「砰」一聲咁關左。
咦?
賊人?
有人係屋企?
娘親返左屋企?


無⋯⋯無可能⋯⋯
咁,邊個係我間房?

頭痛⋯⋯
我記憶入面既1月26日,發生左咩事?
一片空白。
我明明諗得番25號同27號發生左咩事,但係對26號完全無印象。
點⋯⋯點會咁?
好⋯⋯好奇怪⋯⋯
異樣感。


不安⋯⋯

冷靜少少。
留意下四圍有咩唔同先。
可惡,依家既我唔係蛛女,只係一個人類。
唔係STATUS既世界。
吞口水。
咦?
枱上面,有⋯⋯

肉醬意粉?
吓?
一時之間破壞哂成個氣氛。
⋯⋯



究竟,係咩人⋯⋯?

「咪郁!」
突然之間有把聲音。
係⋯⋯?

「你⋯⋯你⋯⋯你⋯⋯你係邊個?」
我亂叫。

「我⋯⋯我係,無錯!我係飛天意粉神!」

吓?
意粉神?
咩咩咩咩咩咩事?
完全唔明發生緊咩事?



「唔⋯⋯唔明?好簡單姐。我換個講法你就明架啦。你仲記唔記得咩係外神?」

外⋯⋯外神?
吓?
外星人?
佢曉讀心⋯⋯

「外,星,人?對你黎講,應該唔係外星人。」

咩意思?

「好簡單架姐,你諗下就會明。而我,就係外神之首。我就係統領哂所有外神既人。」

咩,咩話?


係係係係,最終BOOOOOOOSS?

「之前果個阿布唔知乜春係咪問過你既?你,撐邊邊?我地,定係天照果邊?當然啦,你幫我地既話,你將會得到你想要既一切。係囉,大約係咁囉⋯⋯總之有好多好處⋯⋯你明架啦⋯⋯」

呢個最終BOSS真係毫無緊張感。

「然後,我再問多你一次,你會選擇邊邊?我會根據你既答案決定會唔會殺左你。(笑)」

殺左你。
輕描淡寫咁講。
但係,呢句說話充滿分量。
呢個唔係選擇題,而係迫你一定要幫佢。
可惡⋯⋯

「我拒絕。」



呀!
我開始後悔。
其實我⋯⋯我只係懶型想咁樣回答,我⋯⋯我仲唔想死呀呀呀呀呀。

「講得好,咁先係你架嘛!」

係鬼!!!
點解⋯⋯
衰口多姐!
當我無講過!

然後⋯⋯

我死左。
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