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
個頭好痛……
頭先大爆炸,之後就……
之後?
之後點?
唔知。
淨係知個頭好痛,唔係頭痛,而係有野衝擊我既頭既痛。
發生緊咩事?

呀!


又黎,又有野衝擊我個頭。
可惡,邊個呀!
我張開雙眼,矇矓之中,只係睇到前面有幾個人。
我伸隻手出去,拎起掟出我既果樣野。

咦?
「伸隻手」出去,拎起掟中我既果樣野?
我用另一隻手,捽一捽眼,先至見到……
係一枝白色既幼身既物體,上面帶有少少白色粉末。
粉……筆。



依家既我,坐係課室入面。

「梁同學,瞓完未呀?」
企係黑板前面既果個女人笑住咁講。
……
發生緊咩事?
然後,又一枝粉筆飛左過黎。
呀,好痛。
全班人(其實唔係好多人,計埋我都係得6女4男,十個人)望住我,但係,無人笑。



呢到係?
香港?
我即刻係櫃桶入面亂摷,果然搵到部手機出黎。
拎出黎一睇,2016年1月26日。
……

然後,又一枝粉筆飛左過黎,我郁一郁個頭,避開左,後面條友硬食左枝粉筆。
「呀……」

「梁~同~學!光明正大咁玩手機,你都應該係第一個架啦~」
果個女人,老師走埋黎,沒收左我部手機。

一切,都只係場,夢?
夢?


真係夢?

1月26日。
連公開試都未考。
等等,組織下先。
我係公開試放榜果日準備跳樓,之後就去左異世界。
然後,大約過左兩個月,我就見到神同外星人打架,然後就番番黎。

抑或,一切都只係場夢?
預知夢?
8月既我,會去自殺?
絕對唔係夢,我一定已經經歷左一次,好似……係。

所謂既RPG世界,只係我既幻想?
早D瞓啦,聽日仲要番學。



放左學之後,我唔知有咩好做。
好虛幻既感覺。
我慢慢咁搭地鐵番屋企。
好奇怪。
我居然因為一場夢搞到自己咁奇怪。

咦?
我依家先知,原來班上面一個肥仔同我一樣,都係搭地鐵,同一條線放學。
明明一齊讀書都讀左四年,我都係依家先知。
點解呢?
咁係因為,我每次放學都拎起部手機玩?
係喎,手機,唔係我身上。
我依家先注意到呢個事實。
而個肥仔睇黎都無注意到我,佢拎住部PS*黎玩。



玩緊咩?
魔O獵人?定係刺客O條?
我伸個頭去偷窺,係一隻未見過既GAME。
係一隻RPG GAME。
未聽過,呢個世界居然有我唔識既GAME。

又經過左一個站。
肥仔落左車。
所謂既夢,係D乜野?
我頭先見到肥仔開左佢既角色資訊。
上面係咁寫。

巨人-宙斯 法師 LV99



HP:12115
MP:12475

力量:1201  敏捷:737
防禦:1108  魔力:1247

呢種格式……
係……?
物有相似?
應該係我以前玩過呢隻GAME,但係唔記得左姐。
所以,先會出現係我個夢入面。

係囉,一定係咁。
所以……就當咩事都發生過啦。

到站啦,落車啦。
我岩岩踏出車廂,又有個細路女行左入黎。
個細路女係到,笑?

果個人係……
我即刻另轉頭,車門已經關上。
我,絕對唔會認錯。
佢係,天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