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族領主。
白雪係到同佢打緊?
唔知,但係我雙腳係到震緊。
我唔想死。

白兔抱住左我入去一個山洞入面。
「唔緊要,無事架。」
白兔講。
但係,始終無辦法平伏我既心情。



其實白兔都有少少驚。
佢擔心緊白雪?
始終都係兄妹。
擔心都係正常。

我摸一摸佢個頭。
「無事既。」我講。
對佢用治療魔法。
雖然只可以回復佢HP上既傷害,平伏唔到佢既心情。
但係,我最起碼想試下安慰佢。



「Thank you。多謝。唔緊要,無事架,我出一出去。」白兔講。
佢要去救白雪?
確定左我安全之後,就去幫白雪手,係明智既決定,但係我捉住左佢既衣服。
「唔好去……」
「點解?」
「你唔係要我講埋出黎下?我唔想你有事!」
今次到佢摸番我個頭,講:
「唔緊要,無事既。而且,我都唔想白雪有事。」



然後,佢飛身撲左出去。

我應該點做?
走人?
定係留係到?
唔知。

本能地,我探個頭出去望一望。
見到白兔單挑緊不死族領主。
白雪呢?
白雪呢???

不安。

白兔想打埋身戰,但係比不死族領主既魔法牽制住。


好辛苦先埋到身,但係埋到身都係唔夠佢打。
明明係法師,但係有把短劍。

根本係單方面虐殺。
就算係白兔,佢面對既係徹徹底底既怪物。
同果種怪物打,根本係無勝算。

但係,白兔無逃走。
點解唔走?

「你,係咪一直守住呢個山洞?」不死領主問。
白兔一面驚愕。
「果然,果個細路女就係入面,如果殺左佢,你會點呢?哈哈!」
「你唔好行埋黎呀!」白兔用劍指住佢。
「讓開啦。留係到有咩意思?不如逃走啦!用果個細路女條命黎救番自己!」


「我再講多一次,行開!」
「點解?」
「因為佢係我重要既學生!」
「係你自己攞黎!」

白兔既腹部比不死領主貫穿左。
HP差唔多已經見底。

我諗起我既婆婆。

點算……
如果唔去救佢……
根本無可能救到佢……
對面係怪物,根本就打唔贏!



然後,我又諗起一個人。

「停手。」
我企出去,喝停不死領主。

「細路女,你咩意思?你覺得自己打得贏我?」
「無可能。」我講。
「咁點解你仲企出黎?」
「因為我要救佢!」
「你無可能做到。」
「我知,但係點都要試一下,唔係既話,就會後悔。呢句係一個人曾經同我講既。」

不死領主呆左一呆,然後講:
「咁你落地獄啦!」



「Alice!」白兔大叫。

只係一刀。
簡簡單單既刺入我既身體。
只係普通既攻擊,連技能都稱唔上。
但係已經足以令到我HP變成個位數字,死唔去已經係不幸中既大幸。
無痛楚,個腦一片空白,諗唔到野。
我只係跌左係地上。
郁唔到。
講唔到野。
只可以眼白白咁望住發狂既白兔。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