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獨既我,坐係一角,望住佢地班人係到嘈。
好悶。
你地D野關我鬼事咩……
好想番去……

排骨係咁否認自己鐘意Alice。
哦,走得未?
但係成班人都係笑佢。
就連Miss Chan都笑埋一份。



班長只係坐係一角,望住佢地既喧鬧,只係係到微笑,無加入佢地。
班長只係一個普通既女仔,無咩特別。
但係,總係比人一種成熟,與別不同既感覺。

「做咩咁悶坐係到呀!」
班長聊我講野。
答佢都費事。

「Errr……講句野啦,得我係到自言自語好尷尬。」
……


咁我有咩好講。
唉。
幾時先肯放過我?

「你鐘意我?」
Alice笑一笑,小惡魔既笑容,走過去排骨到。
排骨嚇左一跳,另開臉。

呢D玩鳩小毒撚既野有咩好玩?
雖然我毒到幾乎無人理我仲慘。



「唔通,你真係唔鐘意我?真係可惜。」Alice係眾人面前講。

BITCH。
呢個人真係好黑人憎。

「……」排骨無野講。
「乜我好失禮你咩?」Alice扮哂可憐。

成場靜哂。

「唔……唔係……」排骨紅都臉哂咁講。
然後成場人指住排骨黎笑。

「呀呀呀呀!!!」


排骨發癲想跑出去,但係即刻比Alice捉住。

第一次覺得排骨好慘。

笑得最大聲果個係Alice本人。
玩弄其他人既感情好玩咩?
Miss Chan無阻止,其實都唔係D咩要阻止既野……
但係排骨呢個人真係……
本來既世界已經咁柒,轉生之後都繼續柒落去。

「你覺得好玩咩?」我問班長。
「好玩?咩好玩?」
「無,無野啦。」

算啦,無慘要去幫排骨。


反正大家都得番一個禮拜命。
無錯,仲有一個禮拜就放榜。
大家果日會死。
所以比盡都係柒多一個禮拜姐。

講起上黎,值得思考既係,放榜果日我地因咩事死左?
我就係自殺姐,但係其他人呢?
無理由一齊自殺掛。
唔係!
細心一諗,果陣時我仲未自殺。
我跳落去之前,就已經死左?
無錯,跳落去之前,已經眼前一黑,所以我自殺之前已經死左。

但係究竟,發生左咩事呢?



「如果你話GAME既話,唔好睇我本時咁乖咁,我都有打機架喎。」班長講。
「唔?」
「我係GAME入面仲要係大人物添,大概係勇者之類,拯救世界既人喔!」

咩意思?
班長既說話究竟係咩意思?
佢係海龍王?
……其實D對話同海龍王完全無關係……
海龍王未必係佢。
但係,佢講既GAME係咩GAME?

「好啦好啦!Alice你就放過佢啦!」Miss Chan講。
終於出手救佢。

「係係!估唔到你咁憎我,我好傷心囉!阿俊!」Alice咁樣同排骨講。


好地地點解會鐘意個BITCH架。

「係呀係呀!我鐘意你呀!得未呀?」排骨突然之間大叫。

哦,終於發老脾。
全場人靜哂。
請問我走得未?

「喂,你傻左咩?明知無可能……」John拉番住佢,然後愈講愈細聲。

「但係點都要試下架!試左起碼唔會後悔囉……」排骨繼續大叫,然後靜左落黎。
果個Alice居然呆左,O哂嘴,企左係到。
估唔到毒撚都會爆發呢?

「呀呀呀呀呀!」
然後排骨奪門而出。

然後全場人呆哂既時候,我偷偷地逃走。
同排骨一樣,一蚊都無留低,趙完就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