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呀……
計埋前世,二十三年兩段人生入面,我都未試過流咁多血。
郁都郁唔到,四肢無力,只可以瞓起地上面。

白兔抱住我大叫。
呀,又死多次。
今次死左之後會去咩世界呢?
科幻世界?定係番番去香港?
如果可以番番去香港就好。
如果我果日無黎呢個世界就好。


或者,呢個世界只係虛構既,只係我既一場夢黎姐。

白兔倒左樽紅色液體入我個口到。
自動止左血。
HP慢慢回復緊。
原來我仲未死。

見到不死族領主望住我地,但係佢無攻擊既意欲。
呢隻怪物究竟諗緊咩?
無人知。



白兔企左係身,然後用劍指住不死領主。
無可能打得贏。
再一次,白兔比不死領主打到跌左落地。

然後,不死領主抆住我既頭髮,成個人比個扯左起身。

「殺左我。你都係想咁姐。」我同不死領主講。
「哦?我都係第一次見到有人咁樣同我講野。」
「係咩。你係我目前為止,見過既咁多個人之中,第二憎果個。」


「我都係,死到臨頭,把嘴仲鬧人既人,我都係第一次見。」

身體好虛弱。
LV差太遠。
根本上,見到佢果一刻開始,就已經注定左我會死。
死姐,一D都唔恐怖。
又唔係未死過。

「永別啦!黑暗飛彈!」
「光球」

我一早已經召喚左個光球,攻擊頭上面既岩石。
排骨掛左避開岩石既同時,放開左我。
係機會!



拉開距離!
「天使之環」
移除白兔既負面效果。

係呀,打唔贏呀!
但係我就算輸都要整獲甘你嘆!

「你唔係以為咁既攻擊對我有效?」
不死領主係山石之中企番出黎。

「不死族領主,你咁樣殺人有意義咩?點解要係咁殺人?」
我亂UP,想拖延時間。

「吓?你講咩呀?我地魔界既人同你地聯盟既人本來就係世仇!我殺你係一件好平常既事黎姐!」



「你有無諗過,比你殺既人有屋企人呀!定係你只係一排骨頭,根本就無感情,無屋企人呀!」

「無感情?邊個話!三十年前,原來已經係三十年前既事啦!哈哈!我曾經有個鐘意既人,但係依家都唔會、無可能見番佢。感情?哼!對我黎講,呢個世界只係一個遊戲,有咩感情可言!」

睇黎呢個不死領主都幾蠢下。
講兩句就拖延到時間。

「冰凍之牢」
係白雪!
白雪騎馬趕到黎之後,用技能束縛住佢。
「烈焰斬擊」
白兔跳左過去,用劍斬中不死領主。

「勇者……」不死領主講。
二打一。


有無勝算?

「就算你地兩個一齊上都……喂呀!」

白兔捉左我上白雪隻馬到,然後同我一齊逃走。

「你既對手係我,不死族領主。」白雪同不死領主講。
「算,由一開始我既目標都係你,勇者!」

「放開我……放我落黎呀!」我對白兔講。
「相信佢!雖然唔好可靠,但係佢都算係一個勇者,佢一定走得甩。」
「一開始就用逃走做大前提?姐係話佢輸硬姐!」
「唔緊要,無事既,愛麗斯,信佢,佢係我家姐,信佢啦。」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