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論點睇,蝴蝶女王既數值全部都多左個零!
其他人係4000幾血,佢就80000幾血。
其實數值都好明顯係其他人既十倍。
而且,佢無職業,就同其他怪物一樣。

不過,怪物都會講野架咩?
仲有智慧,領導住呢個中立地區?
而且,佢仲有名添。

「呢到係……?」我問。


「如你所見,係中立地區,唔屬於聯盟,亦都唔屬於魔界。係呢到所有既人都係幾乎滅亡既種族。」
「你都係……?」
「唔係,我係一隻魔物。只不過睇唔過眼,所以就番係到照顧佢地姐。」

雖然呢個中立地區同埋蝴蝶女王都非常之可疑,但係最令人在意既係後面既火山。
好似就黎爆發咁。

「今晚你就係到休息一晚啦,第二朝我地就送你……咦?望住個火山做咩呀?」
「吓,無野。咁就有勞你啦。」
「做咩呀?你想上去個火山上面行下?」


「唔係呀……」
「好啊。」
「唔係唔係,唔使啦……」
「要既。你係客人,我地緊係點都滿足你既願望啦。」
「唔使……」

蝴蝶女王捉住左我,帶我飛上火山。
搞咩呀?
佢係到笑緊?
呢個女人想點?



「放開佢!」
係白兔。
白兔追左上黎。

係空中抱住我飛既蝴蝶女王,用手指一指,然後牛頭馬面班人即刻圍住白兔。

「你地究竟想點?中立地區既人誘拐我地既人想點?」白兔對住蝴蝶女王大喝。

「無,無野呀。只係佢想黎火山睇下,我咪帶佢黎囉。」

「愛麗斯!」白兔大聲叫我個名。

「救我!」我大叫。



「放開佢!」白兔想衝上去,點知即刻比其他人攻擊。

「放開我呀!你究竟想點呀?」我問。
「無,只係見到你有D好得意既技能。雖然話一個人係無可能學得識所有技能,升級時候送既技能都係隨機抽既。不過,你覺得你真係抽到D咁得意既技能咩?」
「咩咩咩意思呀!」
「牧者之歌。估唔到有D咁神奇既技能。無條件安撫魔物。」

我即刻出牧者之歌,但係對佢無效。

「唔好意思,我諗,呢招對有名既生物,亦即係有智慧既生物係無用架囉。」
呢個女人想點?
「我諗比你呢招技能,係因為女神既一番好意,但係唔知女神有無諗到,呢招技能加快左呢個世界既滅亡,哈哈哈!」
世界既滅亡?

降落到火山山腰上面。


我見到既係,無數既龍。
全部都好虛弱。
即使係咁,每一條龍都有唔差過蝴蝶女王既實力。
佢地好虛弱,好似病左咁,全部無力咁瞓哂係地。
即使係咁,都依然擋係我地面前,唔比我地過去。

「對佢地用牧者之歌,我要過去。」蝴蝶女王講。
吓?咩事?點解要咁做?
「唔想死就用。」蝴蝶女王伸左隻手過黎,只要用多少少力,就可以捏碎我既頭顱。

死……?

唔知發生咩事。
但係……我……



「牧者之歌」
為左條命,我唱左歌。
龍讓開哂條路。
蝴蝶女王飛左上去。

我跟埋上去,見到蝴蝶女王同一條龍對峙緊。

【火之元素使】 烈焰龍帝-沙羅曼達 LV89

HP:171545
MP:221744

力量:9783  敏捷:8246

防禦:7648  魔力:8647



好明顯,呢條龍與別不同。
唔單止有名,而且數值上亦都勁過蝴蝶女王好多,大概係可以秒殺蝴蝶女王既程度。

但係,條龍由一開始已經無哂力氣,郁都郁唔到。

「終於走到過黎啦。黎啦,火龍王,放棄抵抗啦。你知唔知,上次差少少就成功,搞到我幾咁狼狽呀。今次終於得啦,終於無人阻到我啦。」

發生緊咩事?

「愛麗斯,多謝你幫我開路。」

我係咪做左唔應該做既事?

「墮落啦!火龍王!精神崩壞!」

蝴蝶女王唔知用左咩技能,然後條龍雙眼變成紅光。
發癲狂叫。
飛左起身。
四圍噴火。
然後,飛走左。

「哈哈!」蝴蝶女王係到狂笑。

我做錯左D咩?

「咩人!係邊個!」蝴蝶女王突然變哂臉,對住行緊上黎既人講。

「我係邊個?哼!你呢個問題問就真係好,我亦都好樂意解答你呢個問題!」
一個著左白色斗篷既人。
睇落得十零歲,係個女仔?

「我,只不過係一個路過既魔王!」

魔王?
統領住魔界既王?

【魔王】 精靈-天照 神官 LV99

HP:8432
MP:13964

力量:768  敏捷:975
防禦:753  魔力:1521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