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幫你?乜你都要人幫架咩?」佢同我講。
我呆左係到,一時之間答唔到佢。
「你呀,唔通無發覺你身邊一個人都無架咩?」
「……」
「同伴?朋友?你好似一直以黎都係孤身一人,完全無人黎幫你呀喎。」
「邊……邊個話呀!」
「係既,你身邊都曾經出現過幾個幫你既人,但係你有當過佢地係朋友咩?一次又一次,用完就拋棄佢地,對你黎講,其他人就只係件道具。」
「……」
「但係呀,你完全無發覺都呢點呀,可憐既人,完全唔知道自己係幾咁惡劣。」



無言以對。
佢講得岩,我身邊真係一個FRIEND都無。
然後,我完全無發覺都呢一點。
孤獨?我真係感覺唔到。

「係你眼中,其他所有既人都係敵人。」

係。
係我眼中,所有人都係我既獵物或者係黎捕獵我既獵人。
我從來無當過任何人係我既朋友。



所以?
係我既錯咩?
係因為呢樣係果個世界既法則。
弱肉強食,係大自然既法則,係果個世界既法則。
為左生存,要不揀手段。
用盡方法去殺死獵物,任何人都唔可以相信。
呢個係果個世界既法則。

真係咁咩?


錯呀。
完全唔係。
呢個法則並唔係果個世界既法則。

「加百列,你係呢個世界既神,你應該更加清楚點解我會係一個咁惡劣既人。」
無錯,呢D一切都唔係果個世界既法則,而係呢一個世界!
「係因為你呢個咁樣既世界,先至培育到咁樣既我出黎。無錯,係因為你呢個扭曲既世界,先至培育到我呢D咁樣扭曲既人出黎。」

弱肉強食?
毫無疑問係呢個世界,係香港既法則。
為左自己既利益不揀手段,為左利益可以拋開自己既信念,可以違背自己既良心。
更何況,係同自己無關既其他人呢?
為左自己,犧牲其他人,正正就係你呢個世界既核心價值。

加百列笑左。


望住呢一個我,佢笑左。
係認同我既說話?

「幾有趣,或者你講既野係岩。」
佢無反駁。
「但係,點解我要幫你?你應該知咩係外交,如果我賣你比宙斯,咁樣既話我或多或少都有D報酬。但係你呢?幫你有咩用?你可以對呢個世界產生咩貢獻?」

問題又去番呢到。
點解佢要幫我?
無錯,正如頭先所講,我從來唔會將任何既人當係朋友。
正因為係咁,佢點解要幫我?
幫我有咩好處?

我:「我呀,毫無疑問,係呢個世界既產物。係呢個世界到出世,學習到呢個世界既知識,係呢個世界既成長。正正因為咁,你可以視我為呢一個世界既個體。」



佢:「所以呢?你唔係想講咩政府一定要幫市民、神一定要幫人呢D咁幼稚既說話?」

我:「唔係。我希望我係你眼中,我並唔係一個普通既人,而係一個實驗體。不如咁啦,你當既我既行動係一個實驗,如果實驗成功,就證明緊你既世界係無錯。」

佢:「實驗?無錯?你講緊咩呀,明明你頭先先話因為我既世界扭曲,所以先造就到你呢種扭曲既人;但係你又希望自己做既野成功,證明我呢世界係無錯。」

我:「正常我頭先所講,係你呢個世界既人,為左自己既利益,咩都可以出賣。咁樣既話,為左成功,我否定自己本身,又有咩問題?」

加百列再冷笑三聲,然後:
「你真係幾有趣。好啦,我明白。不過,我唔會直接幫你。最多同你講一講一D情報。」

情報?

「所謂既神,都只不過係一個普通人,只係佢擁有一D特殊技能。」



「特殊技能?」

「無錯,正如呢個世界既神,姐係我,係會有個特殊技能[100164管理員權限],意味住係100164世界,姐係呢個世界係擁有神既權限。」

「咁姐係……?」

「姐係,如果我去左100164以外既世界,我就同你一樣,都只係個普通人。」

「然後?」
「你應該知架。特殊技能係可以繼承,只要殺死對方,就可以得到對方既特殊技能。」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