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準備好。
我由1月黎到7月。
宙斯暗殺計劃開始。

不出我所料,同之前一樣。
「我」出現左。
比海龍王傳送左番過黎既「我」,去完RE-U之後,行落街,見到我。

「你係邊個?」「我」問。
「外神之首。阿撒托斯,呢個係我既名。」我回答。


「等陣先,你上次唔係話自己係叫咩意粉神咩?」「我」問。

……
仆街啦你咁撚記仇。
上次係因為我唔記得左自稱叫咩名姐。

「收聲!名並唔重要!總之我依家叫阿撒托斯!你明就得!」我講。

然後。
空間魔法。


去到「我」身後面,用蜘蛛絲輕輕纏住佢條頸。
睇「我」唔順眼,嚇一嚇佢都好。

「搵到你啦,阿撒托斯。」
係宙斯!
成半年都無唔記得我?
仲以為可以輕鬆偷襲添。
一日最衰都係我,做乜無啦啦聊自己玩姐。

「哦,係Juicy。」



SHIIIIIITTTTTTTTTTTTTTTT!!!
最露左自己身份添。
講乜鬼英文呀,扮哂野。
上次用以前既我個樣同佢講JUICY,依家又係咁。
佢咪知道我既真正身份囉。

「唔係Juicy,係Zeus!你果然係到!你究竟想點?」
我苦笑。

以前既「我」暈左,大概係因為比海龍王傳送番去。

等等,我好似漏左D野。
海龍王係邊個?
點解要傳送我過黎?



「你……阿撤托斯,唔通你係……?」
比佢發現左我既身份?
先下手為強!

蜘蛛魔眼!
呢個世界無[猛毒]既負面狀態,但係一樣蜘蛛係可以令到人中毒!

用毒黎解決佢。

宙斯有少少抽搐,但係死唔去。
就算係蜘蛛毒都無可能瞬間殺死到一個人。
但係,令到佢戰鬥力下降已經足夠。

然後,宙斯出招了。


又係落雷。

哼。
逃走!
唔係用空間魔法,而係靠我八隻腳,係各大廈天台上飛簷走壁。
宙斯追唔到上黎。
但係天空一直都係到降雷。

我企定定係天台上面,望住宙斯係到典下典下,但係天空上面仲係到瘋狂行雷。
點解我唔使避?
因為避雷針囉屌。

然後,我就可以企定定,慢慢狙擊佢。
暗影長槍。



呀呀呀呀!
佢好似閃電咁快咁由地面上面跳左上黎,一個右勾拳打到我飛起。

空間魔法。
去佢後面!
用蜘蛛絲絞殺佢!
仆佢個街,又放電!?

早有準備!
膠手套!登登!
去死啦!
膠唔過電,食屎啦你!

點Q知佢落雷,打落自己到。
我避唔到,硬食。



兩敗俱傷。
呀……
佢中哂毒,係地上面碌黎碌去。
我就比佢電到變爆炸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