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震邦和陳寂非常苦惱,自從接下尋找其他蜘蛛俠的任務後,便馬不停蹄在市內每家每户拍門詢問,可是他們卻一次又一次碰釘子。

「媽的,到底要找到甚麼時候才找到其他蜘蛛俠呀?」陳寂從公寓走出來,苦着面說道。

「也許我們的方向錯了。記得我們當時變異的情況嗎?我們都是毫無預兆的情況下暈到的,也許我們應從醫院着手。」王震邦若有所思道。

「這麼多醫院,如何找呀?」陳寂又抱怨道。

王震邦白了陳寂一眼説:「你就不能用一下你生銹的腦袋嗎?同時有一群人暈倒這種事,新聞報紙總不會不報導吧,看一下報紙不就行了嗎?」



陳寂扭頭不語,直接去報紙,而王震邦搖搖頭,也跟着走了。

兩人買了很多報紙,市面上有的都買了,然後就坐在街上看報紙。

「靠,我很後悔從前沒有好好唸英文書。」陳寂又抱怨。

「閉嘴!看報紙!」王震邦一陣怒吼。

「.....」



「看,是這新聞嗎?」陳寂指着其中一篇報導問。

「是這個不錯,但我第幾次跟你說我們不單要報導,更要他們被送去的醫院。而且,這份報紙是我剛剛看完放下的。」王震邦顯然在壓抑自己對陳寂的怒火和不滿。

「.....」

「我找到了!我找到了!是奧斯本公立醫院!」皇天不負有心人,陳寂終於在報紙推中找到目標。

「奧斯本公立醫院?怎麼又是奧斯本?算了,我們快趕去吧。」王震邦馬上動身趕往奧斯本公立醫院。



此時,彼得奧斯本公立醫院外徘徊,顯然在等機會秘密進入醫院。

沒多久,陳寂兩人亦來到。他們見到彼得,便上前打了個招呼。

「你們也是來救其他人嗎?」彼得問。

王震邦搖搖頭,「不,我們來說服他們,加入我們組織一個蜘蛛會對抗綠魔。」

彼得凝重地說:「那你們先要救出他們,你別看這表面上是一所醫院,其實裏面是實驗室來的,想必其他人必定在裏面受折磨。我們合作吧。」

「正合我意!救完人後,你也加入我們,然後當蜘蛛會的首領吧。」

三人達成共識後,便立刻進入醫院展開救人行動。

奧斯本公立醫院並不大,從外面看只有兩層就,一層就只有6000平方尺,所以可以容納的病人並不多,三人很快便走過每一間病房,可是一個蜘蛛俠卻沒有看見。



「怎麼都不在這的?難道這醫院有隱藏地庫?」陳寂不解地問。

王震邦和彼得頓時訝異地望着他。

「怎麼了?我又問錯問題嗎?」陳寂不解問到。

王震邦搖頭答道:「我們也想過這問題,可是我們根本找不到有往地庫的通道。」

陳寂抓抓頭髮問:「所有地方也找過?」

「就差廚房沒去過。」彼得答道。

陳寂跳起來大叫:「那還等甚麼?馬上過去吧!」説完便執起兩人的手,往廚房的方向跑去。



三人來到廚房,卻發現廚房竟然沒有人,於是便放手去找,幾乎把整個廚房反轉。可惜,找了半天,三人還是沒有找到通往地庫的通道。

突然,運送食物的升降機打開了,走出了兩個一高一矮,身穿研究袍的男子。三人連忙找地方躲起,待兩人離開。

「唉,奧斯本先生今天對那些實驗體的進展非常不滿意,那些蜘蛛人的蜘蛛基因似乎對體力強化劑有相當強的排斥力,完全不會吸收。奧斯本先生下今我們再沒有突破,就拿我們做實驗品...」矮的研究員突然說。

「若非他捉了我的家人,我才不做人體實驗呢!太不人道了!」高個子也邊抱怨邊走。

陳寂三人對望一眼,竄手竄腳走到那運食物的升降機,往地庫前進。

三人來到地庫實驗室,看到那些「實驗體」被分別關在一個不到一立方米的籠子,心中無名火起,便對實驗室大肆破壞,籠子的鎖用槍打掉,實驗器材見到就打壞。

那些「實驗體」見籠子被破壞,紛紛跑了出來。

大肆破壞後,三人都冷靜下來。王震邦對着那些籠中走出來的人説:「我們是來救你們離開的,不過外面世界對變異人相當排斥,你們只有兩條路,就是當超級英雄或者隱世埋名。」



「而我則建議你們選擇超級英雄這條路,畢竟你們都被綠魔害慘了,總不能不復仇吧。而且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上天給你能力,你也就有責任保護大眾的。」彼得接着說。

被救出的蜘蛛俠們立刻交流意見,破爛的研究所頓時充滿交談聲。

過了不久,蜘蛛俠們派出一個代表對王震邦說:「你們中國人有句說話,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今日你救了我們,我們39人的命
就是你的。所以就按你的意思辦吧!」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離開後便建蜘蛛會吧。」一直沉默不語的陳寂說。

「哼!想走?太遲了吧!」一把聲音從遠處傳來。眾人循着聲音望過去,發現通道末端出現了一行手持步槍的人。「要走可以呀,先留下性命來。」

「我們要走你也留不到的!」王震邦咬咬牙說道。戰鬥一觸即發! 在醫院外不遠處,一個戴眼罩的黑人站在大街,身旁站着一個棕髮男子。

棕髮男子望向那黑人問道:「費雷局長,真的去不救他們?」



黑人淡淡一笑説:「不。假若他們這樣都撐不過,就證明他們不是我們要的人才。而且,我相信他們的能力足夠應乎。」 地庫研究室內,兩批人仍在對峙。

陳寂首先忍不住對王震邦說:「就這樣對峙下去總不是辦法,我們時間無多。」

「那你有辦法嗎?」王震邦問。

「除了我外,我們剩下41人都有蜘蛛俠強化,無論速度還是戰鬥力,加起來橫掃200人編制的特種部隊也可以,對方區區100人,殺過去吧。」陳寂抓抓頭說。

「那...好吧,就聽你的。」

「大伙們,我們殺過去,用蜘蛛線吊起他們!」不得不說,王震邦很會提高士氣,41人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對持槍的人射出大量蜘蛛絲,一下子令對方動彈不得。

「喂,就這樣算吧,我不想殺人。」彼得拉着王震邦說。

「你想放過他們,但他們剛才有想放過我們嗎?你是要當英雄的,將來要面對更多的敵人,你能放過那麼多嗎?你能保證他們不會再麻煩你嗎?」王震邦語重深長地說,然後殺掉那些傭兵。

一行人一同走出醫院,卻發現一個黑人站在外面等着。

黑人拍了幾下手説:「不錯,你們都幹得不錯,有興趣來神盾局坐下嗎?噢!我是尼克.費雷,現任神盾局長兼始創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