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瀧坐在街上休息。這幾天秦瀧一直在捕殺弱化綠魔,但隨着每天與緣魔戰鬥,秦瀧開始察覺有問題了。

第一,弱化綠魔好像怎也殺不完,今天殺死十個,第二天就會出現被殺數兩倍的弱化綠魔。

第二,弱化綠魔好像會自動增強。秦瀧起初殺弱化綠魔是相當輕鬆的,但當她殺到第十隻的時候,她竟然受傷了。原本她只是覺得
是自已太累所以一時大意,休息一天就可以回復最佳狀態。

誰知她第二天第一場戰鬥便立即受傷了,到第十場更開始力不從心了。

這情況令秦瀧感到害怕了。作為忍者理論上不應該怕的,但是她怕了。



她逃了,然後獨自一個躲在後巷哭。

「女忍者,怎麼哭了?」一把男性聲音出現在秦瀧前。

「走開!」秦瀧帶着哭腔叫道。

可是男子並沒有離開,反而走得更近。

秦瀧剛想趕走男子,一抬頭卻發現男子伸出一隻手來。她順着手臂看,竟發現手的主人是一個相當眼熟的年輕人。



是耶律風!

「一起走吧,我們需要你。」耶律風温柔地拉走秦瀧,然後扭頭離開窄巷。

秦瀧看着這年輕人的背影,竟然覺得他有種強大的感覺,很有安全感。

秦瀧追上耶律風問:「你們需要我?」

「當然,在一切沒有弄清楚前,我們也要盡量互相扶持。而且,我的佈局可不能沒有你喔。」耶律風笑説道。



「你殺掉多少綠魔了?」走着走着,耶律風問道。

秦瀧稍微回想一下答道:「20隻。不過,我發現今天殺死十個,第二天就會出現被殺數兩倍的弱化綠魔。」

耶律風低頭一看手錶,皺起眉説:「可是現在弱化綠魔的數量比當初上升了隻44隻,明天會再多20隻,一共64隻...也就是說顧龍垂已經殺了12隻嗎?」

「秦瀧,你快去找顧龍垂回來,我的計劃可能又出現變數了。」-

神盾局內,費雷局長與王震邦和陳寂

正在商議一些問題。

「你意思是想神盾局幫你們消滅市內的綠魔?」



「對,但不是幫我們,而是幫你們的國家。」

「....那好吧。傳令下去,所有空閒特工按這兩位中國人的指示捕殺綠魔。」-

「弱化綠魔的數量突然急降了!」秦瀧突然驚呼。

耶律風望上天空,淡淡地說:「是王震邦他們完成任務了嗎?比我原先預期早了兩天,但現在卻剛剛好,正好可以讓我證實我的猜想。」

「我們要盡快找到顧龍垂,然後再會合王震邦他們。」

此時此刻,一個男子正在耶律風所在地不遠處,扶着牆一跌一碰地走,而這個男子正是耶律風要找的顧龍垂!-

不到一天,神盾局已經把市上的弱化綠魔消滅掉。可是,陳寂和王震邦顯然對此毫不知情,並興高采烈地談論獎勵點的用處。

另一邊箱,耶律風已經找到重傷的顧龍垂,並趕往神盾局總部與王震邦會合。



很快,耶律風三人很快便來到神盾局與王震邦見面。

五人一見面,耶律風率先問到:「你們有收到消滅弱化綠魔後的獎勵嗎?」

「獎勵?不是自動清算的嗎?」陳寂反問道。

此時,一向沉默寡言的秦瀧插嘴道:「不是的,每次殺死弱化綠魔,那主神的聲音都會在腦中響起的。」

「那不是說我們一點獎勵點也沒有?」陳寂嘆息。


「不説這個,話說顧龍垂你這身傷怎得來的?」王震邦為免聽到陳寂的哀怨,連忙轉移話題。

「我也不清楚,大概是解開基因鎖的後遺症吧。」顧龍垂有氣無力地答道。



「基因鎖?」除了王震邦,所有人都非常疑惑地望向顧龍垂。

可是,顧龍垂亦搖頭,反而王震邦卻開口説:「這個我稍微知道一點,據說人在出生的時候是沒有基因鎖的,但十來秒後,一種名為基因鎖的東西會滋生,封鎖那些遠古基因。」

「當然,既然是鎖,就有開鎖的方法。而開鎖就需要由人體自行生成一種類似與腎上腺素又有劇毒的物質。這種物質能生成的概率很低,而且要有情況危急為前切條件。更重要的是,解開基因鎖的人很快會死。」

「凌晨了,大家去休息吧。」

「等一下,看一下手錶,綠魔又激增了!」秦瀧叫起來。

此時,耶律風突然說:「我的推測證實了。果然一切只是陷阱。主神用獎勵點引誘我們殺弱化綠魔,而殺得越多,弱化綠魔第二天只會出現更多。除非我們可以找到源頭並阻止,而我認為殺掉變異綠魔才是最直接的方法。」
已有 0 人追稿